图片 3

他俩这样说舞台的世态炎凉,有了歌星效应

图片 1

摘要:我的家还是在舞台

郑云龙在原创音乐剧邀请展演《因乐聚》演出现场。供图/北京舞蹈学院

受身为戏曲演员的妈妈影响,郑云龙爱上了舞台。《猫》巡演,让当时还是初中生的他被音乐剧这一艺术形式深深打动。为考入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他花费半年时间准备。郑云龙的音乐剧系同学阿云嘎,毕业后被导演田沁鑫一眼相中,主演《阿尔兹记忆的爱情》等音乐剧……7月3日,郑云龙、阿云嘎、丁臻滢、刘浩冉、夏振凯、吴俊鹏、丁辉、高杨等8位音乐剧演员在深圳开启6城8场巡演,演绎15余部中外音乐剧约20首金曲,7月19日、20日巡演在上海云峰剧院收官。近日在“我们剧场见”2019音乐剧明星集锦音乐会主演见面会现场,大家回忆入行经历不胜感慨。

前天21时40分,不少粉丝等候在北京舞蹈学院南门外,踮着脚向舞蹈剧场的方向张望。他们没有票,却依旧在冷风中不愿意走。一场名为《因乐聚》的原创音乐剧邀请展演正在演出,而他们的偶像、因综艺《声入人心》走红的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和阿云嘎登台表演。

2012年,还在读大三的阿云嘎出演原创音乐剧《昆仑神话》,“机会非常难得,因为当时商演机会少,自己又非常稚嫩。我很幸运演了男二号,是一个非常好起点,出场时间短,但让我坚信可以走上音乐剧之路。”阿云嘎全班几乎都去面试了,郑云龙补充:“后来我们都去看他的演出。”

本来,这只是一场中国音乐剧行业的“内部聚会”,是中国音乐剧协会委托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牵头组建的中国音乐剧协会创作专业委员会的成立演出,却在粉丝圈引发了强烈反响。“明星效应带动大量观众关注音乐剧,我们在这个时候成立创作专业委员会,正当其时。”北京舞蹈学院副校长、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许锐说。

图片 2

偶像:为音乐剧网罗大批粉丝

综艺节目《声入人心》播出后,阿云嘎深刻感受到变化,“节目让市场变得更加活跃,更多观众认可我,也增加更多压力。”邀约如雪片飞来,他选剧变得更谨慎,希望保证一年演出一部剧,“舞台一个瞬间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声入人心》给了我们很高的光环,但我的家还是在舞台。《声入人心》让更多人了解音乐剧这个行业,我们看到很好的未来,会继续勇往直前。

“真没想到有这么多粉丝关注,我在朋友圈里都不敢发这场演出的信息,就怕有人要票。”演出开始前,许锐连连感叹,这场演出火爆到“超乎想象”,甚至“惊动”了黄牛票贩,听说当晚的演出票,已在粉丝圈炒出了1.5万元一张的惊人高价。

郑云龙坦言,《声入人心》推广音乐剧的效果出乎他的意料,“很多人开始关注音乐剧,走进剧场。我的工作也增加很多,但我希望把更好状态带给大家,做到每一天都在提升自己,让更多观众留在剧场,而不是只停留在走进剧场。”

其实,当天慕名而来的不仅有粉丝,三宝、李盾、陈少琪、陈蔚、戴劲松、任冬生等音乐剧创作者也都到场。当晚的演出呈现了多年来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多个精彩片段,有多次上演的《蝶》《聂小倩与宁采臣》,有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的音乐剧《家》,还有讲述北漂生活的《秋裤与擀面杖》……因《声入人心》走红的演员阿云嘎、郑云龙多次登台,还有刘令飞、徐瑶等坚守音乐剧多年的演员,通过一个个剧目片段,带观众回顾了中国音乐剧的几十年历程。

此次音乐会巡演邀请英国巡演版《剧院魅影》及伦敦西区《悲惨世界》音乐总监比约恩·多布拉指导。郑云龙表示机会难得,“专门请外国的音乐总监帮助我们更好的演出,也希望通过演出让大家了解经典作品,多买票进剧场看剧。”郑云龙透露,除了一首歌,其他作品都是第一次唱,还会与阿云嘎合唱,并挑战跳舞。阿云嘎则调侃郑云龙“找到了芭蕾舞王子的自信”

演出当天,由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牵头组建的中国音乐剧协会创作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应邀参会的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系副教授戴劲松很兴奋:“音乐剧行业需要偶像,阿云嘎和郑云龙通过综艺节目成为偶像,给音乐剧行业带来粉丝是一件好事,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许锐介绍,创作专业委员会的成立,就是希望把音乐剧演员和幕后人员集结起来,群策群力,探索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发展道路。

图片 3

现状:急需各环节专业人才

丁臻滢早先学习钢琴和芭蕾,也是因为《猫》下决心成为一名音乐剧演员。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后,丁臻滢在大学期间就参加《妈妈咪呀》中文版演出。参加《猫》中文版巡演期间,丁臻滢又成功入选伦敦西区原版《西贡小姐》。她与郑云龙曾合作音乐剧《信》,“当时大龙去参加《声入人心》,我们都说‘你要火了’。只有他自己说,从来没有想过火。现在看他,一点都没有变,没有‘飘’,还是非常不会说话。”丁臻滢的评价引起全场一片笑声。

“明星效应给音乐剧带来了粉丝,但整个行业如何走向产业化,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带着中国音乐剧协会会长钟浩提出的问题,两场学术论坛也在创作专业委员会成立当天同期举行,行业大咖为中国音乐剧行业现场把脉。

谈及《声入人心》粉丝对演出翘首以待,丁臻滢直言,希望观众都能够遵守剧场礼仪,把剧组当作一个整体,“我们都希望台下可以坐满。我们也希望,在每场演出中,观众跟着所有演员们一起嗨。”

著名音乐剧制作人三宝率先说出了他的困惑:“我们现在确实出了明星演员,但优秀演员的数量还是太少。”三宝说,他每次排剧找演员都很困难,大多是刚刚毕业的演员,舞台经验有限,毕业多年还坚持做音乐剧的人太少,几乎都转行了,“这也不怪他们,一是原来没那么多戏让他们演,二来只演音乐剧也没法养活自己,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

演员中,高杨是唯一的学生,就读于奥地利维也纳普莱纳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正在上演的《长腿叔叔》是他的第一部音乐剧。刚拿到《长腿叔叔》剧本,高杨自信满满,但不久之后他就意识到“看”和“演”不一样,“《长腿叔叔》给我的压力和难度超出预期。”所幸磨炼过后,他如今已渐入佳境。谈及将在深圳开启的音乐会巡演,他表示,“虽然每首歌曲都是一个个片段,但我们在每个片段中有一些特别设计,与剧情更贴合。”

北京环球百老汇董事长钟丽芳赞同三宝的说法,“演员确实要提升,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搭建整个音乐剧的产业体系。”她介绍,自己带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全国巡演时,发现不少行业短板。“不少承接我们演出的演出商看不懂音乐剧演出手册,工人不知道怎么配合音乐剧装台,最后我们只能把演出手册画成图,把装台变成看图说话。”钟丽芳觉得,音乐剧行业急需专业人才。

阿云嘎作为过来人,指点高杨,“站在舞台上,一刹那都不能松懈,气口‘拖’一下,演员‘掉’下来,观众就‘跳’起来了。”刘浩冉认为,“在舞台上,声乐与表演同样重要,但声乐是基础也是核心,在打好基础的情况下,声乐和表演共同组成了一种综合能力。好好练习,站在舞台上就不会那么慌了。”夏振凯认为,“演员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在聚光灯下听到观众掌声的时候。”吴俊鹏主演了数百场中文版《狮子王》,“每天都很疲惫,但一旦站到舞台上,我会立马充满精神,非常自然地全身心地投入到演出中。对于长时间段的演出所产生的疲惫感,需要演员自己去制造新鲜感、新内容,来产生新的刺激。既然选择了音乐剧演员这条路,就要耐得住内心的寂寞和孤独,在生活和舞台之间把握住平衡。”

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北京舞蹈学院在全国第一个开办音乐剧本科教育后,很多高等院校都在近年开设了音乐剧系,“这些院校培养的不光有表演人才,还有从创作到制作各个环节的人才,有了他们,中国音乐剧才能健康地走下去。”

创作:音乐剧可向歌剧学习

在大会学术论坛最后,原创音乐剧的创作和现实题材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

香港音乐人陈少琪通过他的经历提出了现实题材的重要性。“21年前我和张学友合作音乐剧《雪狼湖》时,因为明星效应票卖得很好,不怎么需要考虑题材,但后来做几部古装的或者根据漫画改编的剧目时就失败了。”陈少琪发现,这些“蹭热度”的剧目不够接地气,很难引起观众的集体回忆,而最近他原创的《爱在星光里》关注老社区改建,因为充满人文情怀感动了观众。

选择了贴近观众的题材,剧目还需要精细打磨。戴劲松犀利地指出,这两年音乐剧发展势头很好,但“快餐”偏多,“两三个月就攒出一台戏。”“音乐剧是商业产品,更需要品质保障。如果老百姓不买票,成本就回不来,我们需要能持续演下去的作品。”导演陈蔚建议,音乐剧的创作要向歌剧学习,“剧本和音乐如果像歌剧那样精细和规范,二度创作就不那么费力。”

“现在有一批粉丝被音乐剧吸引走进了剧场,但只有我们不断创作出内容优秀的、能够持续盈利的作品,才能让观众留在剧场。”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主任张小群说出了专家们的共同想法,未来,音乐剧协会创作专业委员会将继续组织相关研讨交流及优秀作品展演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