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名剑断肠花

飘香名剑断肠花。只听西门飞霜道:“没想到你会碰上一个生就这么一付热心肠的人,既然你体内的余毒已经祛除尽净,那就是药正对症,恐怕也是‘无影之毒’的唯一解药了!”
李玉楼入耳一声“无影之毒的唯一解药”,不由心头一动,正想问。
西门飞霜却话锋又转:“你到这间茅屋来干什么?你认识这间茅屋主人?”
李玉楼一听这话,正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忽地心中再动,忙凝目问道:“姑娘怎么知道这间茅屋别有主人?”
西门飞霜道:“因为我认识这间茅屋主人。’李玉楼心头猛跳,忙道:“姑娘是说──”
西门飞霜道:“金瞎子。” 李玉楼心头再跳:“姑娘也爱听他说书?”
西门飞霜道:“他说书轰动整个江南,我却没听过他说书,一回也没听过,他到金陵来近二十年了,从不跟任何人交往。
而秦淮灯船上的无垢,却是他唯一的朋友,无垢的灯船,也是他闲暇时唯一的去处,不过他都是在别人不在的时候去,自己带一壶酒,跟无垢相对谈诗,壶中酒尽,立即离座下船,从没多留一刻。”
李玉楼心头狂跳:“姑娘对他知道多少?”
西门飞霜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是个说书的,不同世俗,胸蕴奇广,但他以前绝不是个说书的,他一定有难言之隐,他从不说,我也从不问,如此而已。”
连西门飞霜也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可见金瞎子掩饰之慎密、高明。
那也就是说,西门飞霜跟这件事扯不上关连,其实本来就扯不上,不然西门飞霜怎么会救他,怎么会为他下船奔走?李玉楼下意识的心头一松,又忙道:“那么,姑娘可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
西门飞霜道:“我知道,恐怕问遍金陵,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
李玉楼急道:“姑娘是不是可以告诉我?”
西门飞霜美目之中疑惑之色多了三分,但是,她并没有多间,也没有迟疑,道:“能,不过我告诉你也没用,那地方不好找,除非我带你去,否则你绝找不到。”
李玉楼道:“不敢劳动姑娘,姑娘只管告诉我──”
西门飞霜道:“对金陵一带,你熟?” 李玉楼道:“我可以沿途打听。”
西门飞霜道:“要是那个地名是他自己取的,连金陵土生土长的人都不知道那个地方呢?”
李玉楼不信,可是他不敢说出口。
只听西门飞霜又道:“不要紧,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他住的那个地方,取个名字叫‘虚无飘渺’,往西走,到‘清凉山’下,寻小径登山,到半山绕向山北,那个地方就在山北。’
李玉楼一抱拳道:“多谢姑娘,日后必当有所报答,告辞!”
他没多说什么,也没等西门飞霜说话,跟小红、小绿打了个招呼,迈步出门而去。
西门飞霜脸色如常,坐着没动。
小红可扬了眉、沉了脸:“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通人情世故,早知道这样,您就不该下船来东奔西跑的找他,活该让他伤在少主手下。”
西门飞霜点头道:“小红,别这么说,我本不指望他对我怎么样,所以下船来找他,也只是求个心安而已,毕竟,他是为我伤在少主手下。”
小绿道:“姑娘,您的脾气怎么突然间变了这么多,他对您这样,您还护他?什么了不得的事,生怕人知道似的,要是您对东方玉琪这样,怕东方玉琪不趴在地上磕头──”
西门飞霜话声微冷,道:“不要跟我提东方玉琪,他不是东方玉琪。”
小绿道:“就是换任何人也一样,只要您稍加辞色,看那些人不受宠若惊,喜得发疯才怪!”
西门飞霜道:“他也不是任何那些人。”
小红道:“是啊!就不知道他是个干什么的,偏他福命两大造化大,处处都有人救助,能逢凶化吉。
咱们头回救他不死,接着又有人二伸援手,不但治好了他的伤,还把他体内的余毒祛除尽净,您现在也可以安心了,咱们回船上去吧!”
西门飞霜缓缓站起,袅袅往门外行去。 小红、小绿双双跟了出去。
出了茅屋,西门飞霜转向西。 小红忙道:“姑娘,您不回船上去?”
西门飞霜迳直往前走,道:“不要多问,跟我走!”
小红没再多问,小绿没敢开口,她们背着西门飞霜互望一眼,那两双目光满含着不解与诧异。
口口口口口口
清凉山,在金陵西廓,原为石头山支脉,因半山筑寺而得名,清凉寺旁有一佛祠,相传为宋名士郑侠的读书处。
郑侠为北宋上流民图人,被谗谪而后罢官,时两袖清风,身外无长物,乃择清凉寺旁读书,后人景仰郑侠的高风亮节,改草椽为“一佛祠”,以为纪念。
清凉山最佳的眺望处,为山西南的“扫叶楼’,楼原为明末遗臣龚半千“半亩园”遗迹,龚善画有“僧人扫叶图”,故名“扫叶楼”。
集名士题诗云:“最是江南堪忧处,城中面面是青山’。由此内望,则城内万家灯火,外望,则大江如带,船帆不绝。
李玉楼如今就站在北面的半山腰,他照着西门飞霜告诉他的,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这儿,但是到了这儿就没路了。
眼前大片的密林,满山遍野,看不见一点人烟,听不见一点声息。
真是这儿么?西门飞霜应该不会骗他,可是那儿是“虚无飘渺”?“虚无飘渺”又是那儿?他还不信这个邪,飞身掠上树梢,茂密枝叶如盖,覆掩满山,什么也看不见,穿入密林找寻,深浅微宽近百丈,除了遍地的枯枝败叶外,什么也看不见。
由不得他不信了,再折回去找西门飞霜,不好意思,一去一回也费工夫。
正懊恼间,只听一个轻柔甜美的女子吟声,从高处传了下来:“最是江南堪忧处,城中面面是青山。”
他听得心头猛跳,不是西门飞霜的话声,还有谁?他身不由己,循声飞腾而上。
绕到西南,“扫叶楼”中正站着三个人儿,不是西门飞霜跟小红、小绿是谁?-⌒『臁⑿÷塘成微寒,看见他跟没看见他似的。
西门飞霜则面对楼外,云发飞舞,衣袂飘风,绰立若仙。
他忍不住叫道:“姑娘──”
西门飞霜转了过来,深深一眼道:“找到了么?’他只得实话实说:“没有。”
“相信我的话了么?” 他为之赧然,道:“烦请姑娘带路。”
西门飞霜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再说,走过来从他面前经过,出楼行去。
他闻到了一股兰麝般幽香,他转身跟了去,当他转身的时候,听见身后小红低低道:
“咱们姑娘这是图什么?” 他心底泛起了一丝不安,还有一丝异样的感受。
又到了那满山遍野的密林前,西门飞霜却没有进入树林,绕着树林的边缘走,没有路,但却明明是一条羊肠似的小径,空荡、寂静之中东弯西拐了好一阵,约莫盏茶工夫,来到一处,西门飞霜停了步。
眼前的景色,使得李玉楼不能不为之暗暗称奇,就在半山上,半圈树林、半圈山壁,眼前亩许大一块方圆,却笼罩在一片轻纱似的迷蒙薄雾之中,就在薄雾之中,山壁之下座落着一椽茅舍。
只听西门飞霜道:“是不是‘虚无飘渺’,那间茅屋就是他的住处,你去吧!”
李玉楼听得微一怔,道:“姑娘──” 西门飞霜道:“我不进去了!”
李玉楼当然明白人家为什么不进去,他忍不住心中一阵激荡,毅然道:“不,姑娘既是他唯一的朋友,应该一起进去!”
西门飞霜霍地转过娇靥,一双美目中尽是异采:“你让我一起进去?”
李玉楼道:“是的。”
西门飞霜没再多问,其实又何必多问?李玉楼这种答覆,已经说明一切了,她那清丽的娇靥上,飞快地掠过一丝激动神色,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不进去了,我在这儿等你!”
李玉楼没想到她现在反而不要进去了,怔了一怔,道:“姑娘──”
西门飞霜柔声道:“我只知道你姓李,叫李玉楼,也就够了,去吧!”
李玉楼忍不住也为之一阵激动,深深一眼,道:“对姑娘,我也多认识了一层。’他没再多说,转身行去。
西门飞霜站着没动,她望着李玉楼那走进了薄雾中的顺长的身影,一双美目中,再度闪漾起令人难以言喻的异采……
转眼工夫,李玉楼到了那座茅舍之前,茅舍一明两暗,前面种的有花,左右是两片小菜圃,两扇门关着,听不见一点声息。
凭他的听觉,他听出来茅舍里没有人,好在他是能找到金瞎子更好,否则则指望能在金瞎子的住处,找到些有关金瞎子,或者是有关金瞎子去处的蛛丝马迹,即便是明知里头没有人,也不能不先打个招呼。
于是,他扬声道:“金先生,李玉楼求见!” 茅舍里没有反应,一点都没有。
他抬手推门,门竟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 门开处,目光所及,他为之一怔。
门里,是厅堂,就在厅堂里,正对着门坐着一个人,赫然竟是金瞎子,他睁着两眼,目光发直,一动不动。
李玉楼刚才听出茅舍里没有人,凭他的听觉,绝不会错,除非茅舍里的人练成了“龟息大法”。
他曾经出声招呼,茅舍里也没有反应,如今他推开门,跟金瞎子面对面,金瞎子却也像没看见。
这是── 李玉楼心头震动,一步跨了进去。 “别动他!”
身后传来一声甜美娇喝,跟着是一阵香风,西门飞霜已来到他的身边,美目凝注,满脸惊容:“他已经死了!”
找到金瞎子了,可是人已经死了,完了,那儿再找线索去?
李玉楼睁开了眼,扬起了眉,冷怒之威逼人。 西门飞霜轻声道:“别这么吓人!”
李玉楼立即惊醒,倏敛威态,他没有说话,如今他还能说什么?西门飞霜上前一步,细看金瞎子,娇靥上再现惊容:“竟看不出他是怎么死的,既没有外伤,也不像有内伤,除非他是中了一种奇特的毒,不然不会这样死法,难道会是‘无影之毒’?”
李玉楼心头一震,旋即道:“不可能,他不会是中了‘无影之毒’。”
西门飞霜转过脸来道:“何以见得?”
李玉楼道:“因为对我暗施‘无影之毒’的,就是他。”
西门飞霜猛一怔:“怎么说,他对你暗施‘无影之毒’?” 李玉楼点头道:“不错。”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要找他的原因?”
“那天晚上,他约我在秦淮之旁的小茅屋见面,离开小茅屋之后,我发觉中了毒,最后支持不住,栽入河中,承蒙姑娘施救,保住性命。
今天我找到书棚去,他没有开棚,我打听不出他的住处,只好到小茅屋去,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没想到在那儿碰见了姑娘──”
静静听毕,西门飞霜摇了头:“不可能,他不可能是那种对人暗下毒手的人,尤其是对你这么个人。”
李玉楼道:“我也认为不可能,我也不信,无如──” 他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道:“你跟他可有什么仇怨?”
李玉楼道:“毫无仇怨,反之,他倒是个来践二十年之约的朋友。”
西门飞霜诧声道:“二十年之约?”
她当然诧异,二十年前,李玉楼才多大?李玉楼道:“二十年前,他跟我一位老人家有约。”
西门飞霜轻“哦”了声道:“原来是跟你一位老人家有约,我说嘛──”
话锋一顿,接问道:“你可知道那是什么约?”
李玉楼沉默了一下,道:“不愿再瞒姑娘,二十年前,先父母遭逢变故,双双被害惨死,他是唯一知道真象的人。
当时我在襁褓中,被位老人家路过救去,他亲口答应那位老人家,化名金瞎子,隐于金陵‘夫子庙’,候我二十年,告诉我先父母被害的真象──”
西门飞霜惊叹出声:“原来如此,世间竟有他这种人,怪不得他从不跟人交往,原来他是化名,为了等你,为了履行一个二十年的诺言──你那位老人家,就这么信得过他?”
李玉楼道:“是的,他对我那位老人家,绝不会,也绝不敢食言背信。”
“既是这样,他又怎么会暗施‘无影之毒’害你?”
“我就是想不通,可是我确是跟他见过面之后中的‘无影之毒’。”
“那除非当年令尊、令堂的被害跟他有关,当时你被人所救,他无法赶尽杀绝,所以才隐忍下来苦等你二十年,真要是这样的话,他的深沉与毅力,也就太可怕了!”
“不可能,我那位老人家知道他,也绝不会看错他!”
“那么,就在这二十年之间,他遭逢了什么变故,改变了他?”
李玉楼苦笑道:“我也曾这么想过,可是──”
西门飞霜道:“你说金瞎子是他的化名,那么他的真名实姓是──”
李玉楼道:“司徒飞。”
西门飞霜一怔:“侠盗司徒飞?原来他竟会是──我听说过,怪不得武林中说二十年前司徒飞突然离奇的失踪了,原来──他经常到我船上去,我也算是他唯一的朋友,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话锋忽然一顿,目光急凝:“你我去得晚,加以他二十年前就失了踪,所以你我都没见过他,对不对?”
李玉楼道:“不错!” 西门飞霜道:“那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司徒飞?”
李玉楼道:“姑娘是说──”
西门飞霜道:“就不会有人知道他隐姓埋名,要苦等二十年──”
李玉楼截口道:“姑娘的意思我懂了,不可能,我头一次到书棚里找到他的时候,他问我的几句话,都是当年跟我那位老人家约定的,司徒飞他有可能被害,有可能被人假冒替代,但他却是个极重信义,宁死不屈的人!”
西门飞霜道:“要是这样的话,他就更不可能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暗施‘无影之毒’害你了。
即便是他,以为害你之后也难逃一死,一个武林中人,自绝的方法很多,又怎么会选择住处,当门而坐,这么个死法?”
李玉楼苦笑道:“我实在想不通──”
西门飞霜忽然截口道:“会不会另有第三者,知道先前无法假冒他,取代他,一直隐身左右。
等到你来跟他连络,约期再见之后,因为时机成熟,先杀他灭口,然后又假冒他害你,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赶尽杀绝?”
李玉楼道:“我想不出还有第三者,姑娘跟他交往过一段时日,是否知道──”
西门飞霜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从不跟人交往,没有朋友。”
李玉楼皱皱眉。
西门飞霜又道:“我虽然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可是根据你所说的,加上我对他的认识,我敢说他绝不会暗施‘无影之毒’害你,一定有第三者。”
李玉楼道:“可是──” 苦笑一声,住口不言。
西门飞霜美目中忽现奋光:“慢着,自当年亲口许诺后,他就要苦等你二十年,二十年不是短时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生老病死人谁能冤,他能不预作防范──”
李玉楼忙道:“姑娘是说──”
西门飞霜道:“我是说,以他这么个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他应该预作防范,预作安排,也就是说他应该把要告诉你的,预留下来,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写下来──”
李玉楼心头一阵跳。 只听西门飞霜叫道:“小红、小绿,进来帮忙分头找。”
小红、小绿应声走进来。
四个人分头找,金瞎子的住处就这么一明两暗,三间茅屋,家俱陈设也都相当简陋,四个人几几乎找遍了,只差没把地皮翻过来了,可是,休说是片纸只字了,就是一点可疑的东西也没找到。
四个人相对默然,默然片刻之后,西门飞霜突然道:“你能确定你所中的毒,是‘无影之毒’?我的意思是说,那位水飘萍,确实告诉你,你中的是‘无影之毒’?”
李玉楼没觉得她这句话问得有什么不妥,当即点头道:“是的。”
西门飞霜道:“你可知道这‘无影之毒’的出处?” 李玉楼道:“我不知道。”
西门飞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以你的修为跟所学,你不应该不知道,你的师门也不应该不告诉你。
因为‘无影之毒’是毒中之最,令人闻风丧胆,太有名了,一般人所以不知道它,是因为它难躲难防,甚至防不胜防。
也因为能认出它来的人太少,更因为中了‘无影之毒’的人,没有独门解药,必死无疑,十有八九都灭了口,但是你不知道‘无影之毒’的出处,我还是相信你──”
李玉楼并没有因为能博得西门飞霜的相信,而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因为他现在没那个心情,是故西门飞霜的话声至此,他立即截口道:“听姑娘的口气,似乎知道‘无影之毒’的出处?”
西门飞霜微颔螓首,道:“不错,我知道,放眼天下武林,知道它出处的人,多得不可胜数。
我刚才说过,它太有名,太可怕了,难只难在能认出它的人太少,只要有人认出它是‘无影之毒’来,那么十有九个都知道它的出处。”
李玉楼忙道:“那么姑娘能否赐告──”
西门飞霜道:“我既然问起了你,也承认我知道它的出处,当然会告诉你,我的意思也就是要你循这条线索查查看,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前,有些事我不能不让你知道一下──”
李玉楼道:“什么事,姑娘请说,我洗耳恭听。”
西门飞霜看了他一眼:“不要跟我这么客气──”
话锋一顿,旋又接道:“近百年来,众所周知,四川唐家,是用毒的大家,但是唐家要比起这一家来,那就太微不足道了。
四川唐家之毒,因为千百种,固然也会令人畏惧,但这一家只这一种‘无影之毒’,已使四川唐家的千百种毒黯然失色。
这一家的‘无影之毒’向不轻用,也一向神秘诡异,绝少跟外界有所往来,甚至,武林中没人不知道这一家,也都知道这一家在什么地方,但是从没有人能找到这一家,或许是因为没人不怕‘无影之毒’,而不敢轻易挨近,所以当你循这条线索去查的时候,务必谨慎,因为一念之差足以铸成大错。”
只听小红道:“姑娘,你怎么还帮──” 西门飞霜轻叱道:“我说话,不要插嘴。”
小红住口不说。
只听西门飞霜又缓缓道:“你们不是不知道,损人利己的事,我不屑为,一切听天由命,冥冥中自有定数,我也不愿勉强,何况,我这是就事论事,难道不是?”
小红微抬眼望西门飞霜,口齿启动,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李玉楼听见西门飞霜说的话,而且是字字清晰,但他却没在意,没玩味,可惜。
只听他道:“多谢姑娘指点,李玉楼不是冲动莽撞的人,敢问姑娘,那一家是──”
西门飞霜缓缓道:“你知道武林中的一府、二宫、三堡、四世家、八门派?”-钣衤ド袂檎鸲了一下,道:“这我知道。”
西门飞霜道:“我说的那一家,就是二宫里的‘九华宫’。”
李玉楼神情再震,道:“怎么说,是‘九华宫’?”
西门飞霜道:“人人都知道,‘九华宫’座落在巫山深处,但由于巫山十二峰长年云封雾锁,却谁也不知道这座‘九华宫’究竟座落在巫山什么地方?”
李玉楼双眉微扬,道:“多谢姑娘赐告,只要踏遍巫山十二峰,应该不愁找不到这座‘九华宫’。”
话声方落,人微一怔,两眼冷电飞闪,转眼往外望去,显然,他是听见了什么?
就在这时候,身旁响起了西门飞霜的轻柔话声:“我也听见了,不可能有人到这儿来,这种地方不乏飞禽走兽。”
李玉楼似乎要说话。 西门飞霜一个眼色递过去,轻喝道:“小红、小绿!”
李玉楼没看见西门飞霜的眼色,他看见小红、小绿像两只飞燕似的掠出去。
转眼工夫之后,小红,小绿又双双掠了回来,两个人微一欠身,飞快的也递了一个眼色道:“启禀姑娘,是只野兔子。”
李玉楼仍然没看见这个眼色,他两眼冷电饮去,道:“是我听错了,有劳两位姑娘了!”
小绿道:“李相公您客气,婢子们不敢当。’一声“相公”、“婢子”听得李玉楼微一怔,西门飞霜清冷的娇靥上飞闪异样神色,刹那间,茅屋里有着一份令人不安的静寂。
但是,这份静寂很快就被西门飞霜打破了,只听她道:“那么你打算──”
李玉楼一定神道:“既蒙姑娘告诉我了这条线索,我打算马上赶到巫山去。”
西门飞霜道:“别说我交浅言深,要不要我陪你去!”
李玉楼忙道:“姑娘怎么好这么说,姑娘的好意,我只有感激,只是千里迢迢,怎么敢劳动姑娘──”
“千里迢迢,劳动?”西门飞霜道:“你把我当成闺阁弱质了,我只是秦淮画舫不能再待了,闲着也没事。
‘九华宫’又是我向往已久的神秘地方,我也想看看,它究竟座落在巫山十二峰什么地方,不过你要是不愿意,我当然不能勉强。”
这叫李玉楼怎么说?只听他道:“有姑娘为伴,该是我的荣宠,怎么会不愿意?只是,只是──”
只听西门飞霜道:“也是,我还是不要跟你作伴的好,我哥哥一定还在到处找我,我已经给你惹了麻烦了,怎么能再──”
她那里一个“再”字刚出口,李玉楼这里倏扬双眉,道:“姑娘轻看李玉楼了,不要说姑娘对李玉楼有援手之德活命恩。
就算是一个缘仅一面的朋友,李玉楼也绝没有怕这种事的道理,只要姑娘不嫌餐风宿露奔波苦,我愿意请姑娘同行。”
小红、小绿站在西门飞霜身后,互相一眼,偷偷的笑了,可惜李玉楼仍没看见。
只听西门飞霜道:“武林世家、江湖女儿,怕什么餐风宿露奔波苦,就这么说定了,今天天色已晚,咱们明天一早启程,人死一了百了,入土为安,咱们把他埋了就离开这儿吧!”
李玉楼微点头,应了声——

这儿是金陵城西的一个小客栈,华灯初上的时候,最后一进小院子里,两间清静上房,李玉楼住一间,门掩着,灯光透纱窗,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西门飞霜跟小红、小绿住另一间,灯光下,主婢三人在说着话。
只听小红道:“那双脚印很浅,可是没能瞒过婢子的两眼,脚印也不大,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样人留下的。”
西门飞霜清冷的娇靥上掠过异样神色,道:“我就知道她是个有心人,不会就此作罢的。”
小绿道:“那姑娘为什么还拦住他,让他出去截住她,知道她的身份不是更好?”
西门飞霜道:“我跟你们说过,我不是那种人,也不愿意那么做,况且,我也认为,如果真是她家用‘无影之毒’杀了司徒飞,她就绝没有再为他解‘无影之毒’的道理。”
小红道:“姑娘,那可难说啊!‘九华宫’那么多人,或许杀司徒飞的另有其人,就算是她,可是司徒飞是司徒飞,他是他呀─”
小红的这句话,西门飞霜懂,那是说,那个‘她’,下得了手杀司徒飞,却狠不下心看李玉楼伤在“无影之毒”下。
西门飞霜一双明眸里,像蒙上了一层迷蒙轻雾,只听她道:“我知道她不会是杀司徒飞的那种人。
但是,也有可能说对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错不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要绊住他乡留一夜,先代他问个究竟。”
小绿道:“怎么,您打算找她?”
西门飞霜道:“我不用找她,她会找我,她跟到司徒飞那儿去,听见我指出了‘九华宫’,一惊之下才会露了行藏,她恨定我了,不会就此算了,一定会跟在左右,找机会找我的。”
小绿道:“真的?”
西门飞霜道:“不信你们等着看吧!不是为了等她,我也不会绊住他乡留一夜了!”
小红道:“她来找您也好,他修为高绝,这回绝瞒不了他──”
西门飞霜道:“她不傻,这回一定会改用别的办法了,至于他,在司徒飞那儿未必就瞒过他了,只是他厚道,听你们俩那么说,不愿意多辩,不愿点破罢了!”-『齑袅艘淮簦一时间没话说了。
只听小绿道:“您既然明知道她恨定了您,您还是这么给她掩着覆着──”
西门飞霜一双美目中那轻雾似的迷蒙,为之浓了几分,她道:“那是因为以己度人,我知道情非孽,爱也不是罪过。”
小绿神情一震,没说出话来。 小红急道:“婢子们知道您心胸过人,可是──”
西门飞霜微微一摇头,道:“你们不要再说了,我这么说自有我的道理。”
她这儿话声方落,那里门上响起轻微剥落声,原来是伙计送来了茶水,放下了茶水,伙计转身要走。
西门飞霜似有意、若无意,轻抬玉手,向着伙计背后微一抬,等伙计走了,西门飞霜微一笑道:“我没有料错,她来了!”
小红、小绿齐声道:“姑娘,在那儿?”
西门飞霜摊开了玉手,玉手里一张小纸条,上头还有些字迹。
小红、小绿看直了眼。 个红道:“姑娘,这是──”
西门飞霜道:“夹在送茶水伙计的后领上,你们没留意!”
小红、小绿双双为之怔住。
西门飞霜拿起那张小纸条看了一眼,站了起来,道:“我出去一会儿,万一李相公过来,就说我在洗澡。”
她把那张小纸条递给了小红,然后袅袅行了出去。
小红、小绿忙看那张小纸条,只见上头写着两行潦草,但仍不失娟秀的小字,写的是:
“莫愁湖畔,胜棋楼上”。
既没称呼,也没署名,更没写明是为什么,要干什么,其实,对西门飞霜来说,那是多余,这就够了。
口口口口口口
“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头西”,依乐府诗章,石城莫愁,石城在楚,非石头城之南京,但是也有人为文以正之,昔传六朝时,金陵有美妓名莫愁者,居于湖上,因名,总之,其来源实无正确根据。
莫愁湖不大,周围约三公里,但是开发很早,古诗中引用莫愁湖者,屡见不鲜,自明太祖迁都南京,气象为之一新。
湖之旁有“华严庵”,内有“胜棋楼”,即明太祖与徐中山奕棋处,二人相约,以湖为输赢之注,中山王胜,明太租乃赐湖于中山。
这时候的“莫愁湖”,一片宁静,今夜虽然微有月色,但在这莫愁湖上,却是既不见船影,也不见人影,因为泛舟的人都在玄武湖。
这时候所能见到的,只是一片银光闪动的烟波,一圈绿树跟隐约于繁枝茂叶中的胜棋楼。
西门飞霜衣袂飘飘的登上了胜棋楼,楼上空无一人,显然,约她的人还没来。
她并没有感到意外,缓步至朱红栏干旁,面对莫愁烟波,月色玉颜两清冷,一任晚风吹拂云裳,凭栏绰立,望之若仙,令人有玉骨冰肌自清凉无汗之感。
忽地,一声轻哼出自檀口,其声清越,立即划破了莫愁月色宁静:“雨霁巫山上,云轻映碧天,远峰吹散又相连,十二晓峰前。”
她吟的竟是“巫山一段云”词。
立身金陵莫愁湖畔“胜棋楼”上,怎地吟哦这“巫山一段云”?清越吟声甫落,身后却紧接着响起个冰冷话声:“你知道我?”
西门飞霜仍然丝毫不感意外,缓缓转过娇躯,“胜棋楼”上,眼前,多了个人,儒衫潇洒,风流俊俏,赫然竟是那位救过李玉楼的水飘萍。
她深深一眼,淡然答话:“是的,你瞒得了他,却瞒不了我!”
水飘萍双眉陡扬,玉面冷如寒霜:“那你的用心更卑鄙,我见过有不择手段的,可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择手段的。”
西门飞霜依然淡然:“我不懂池姑娘你何指?”
水飘萍冰冷道:“西门飞霜,这时候还装糊涂,显得太小家子气,你也不怕有损你的家世,你自己败坏家风,逃避婚事不说,居然还破坏我的──”
话声至此,倏然住口,破坏他的什么,却没说出来。
以“冷面素心黑罗刹”的性情,她从不受这个,也从没有受过这个,而今,面对这位水飘萍的尖刻指责,她居然仍丝毫不在意。
只见她淡然说道:“池姑娘,我破坏你什么了?”
水飘萍玉面一红,旋即更见冰冷,道:“西门姑娘,你逃避婚事,我原还同情你,甚至于佩服你替天下女儿争一口气的勇气。
你未嫁,李玉楼他也未娶,在这种情形下,你为两字情愫,参予角逐,本来无可厚非,可是你不该损人利己,用这种手法打击对手──”
西门飞霜微笑截口:“池姑娘指我把你当对手,那么很显然的,池姑娘是也把我当对手啦!”
水飘萍面上又一红:“你用不着明知故问──”
“那么池姑娘既把我当对手,当然也是为两字情愫了?”
水飘萍道:“不要仗你有一张利口,那是我的事。”
西门飞霜微点头:“我没有想到,不过也难怪,他本就是个让女儿家难以自恃,让女儿家不能不动心的须眉男儿。”
只听水飘萍厉声道:“西门飞霜──”
西门飞霜娇靥上神色一整,话声也为之一沉,缓缓截口道:“池姑娘,要是你已经骂完了,就请你耐心听西门飞霜说几句话──”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西门飞霜缓缓道:“因为你对他有恩,也因为你救过他之后还不离左右,情义两重,让我感动。
更因为西门飞霜不是你池姑娘所想像的损人利己之人,否则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跟池姑娘你这么说话,更不会这么平心静气,等你骂完,池姑娘你既然知道西门飞霜,就应该知道,往昔西门飞霜有没有受过这个?”
水飘萍欲言又止,但她旋即又道:“你要说什么?”
西门飞霜道:“池姑娘坦率,我也不愿隐瞒自己,落个小家子气,我不否认他是我生平仅见,也不否认我对他动了情愫,否则我不会这么关心他,但是我绝没有损人利己,这种事我还不屑做──”
水飘萍道:“你指点他上我‘九华宫’追查‘无影之毒’总是实情?”
“这是实情,我不否认,也不愿否认,可是,‘无影之毒’是你‘九华宫’独门之毒,这是不是也是实情?”
“我不否认,也不愿否认,可是这件事跟我‘九华宫’丝毫扯不上关连──”
“我知道,也相信。” “你既然知道,既然相信,为什么你还──”
“池姑娘,救他之后,你一直没离他左右,对他跟那个金瞎子之间的事,你究竟知道了多少?”
“我不敢挨他太近,所以知道不多,但是我知道,那个金瞎子对他很重要。”
“何止重要,简直太重要了,二十年前,他的父母同遭杀害,金瞎子是唯一知道内情真象的人。
当时,金瞎子曾作许诺,在金陵候他二十年,二十年后的今天,他来听金瞎子告诉他内情真象,结果他先中‘无影之毒’,命大未死。
接着,金瞎子又死于‘无影之毒’灭了口,虽然明知道你救过他,可是我也知道‘无影之毒’的出处,若换池姑娘你是我,你会不会,该不该告诉他。”
水飘萍静静听毕,脸色微变道:“原来如此──”
西门飞霜道:“我如果是池姑娘你想像中的损人利己之人,我大可以告诉他水飘萍就是‘九华宫’主的掌珠池映红,也大可以告诉他,化名水飘萍的池姑娘,就在左近,昨天在‘虚无飘渺’的时候,我甚至可以当场截住你。
我用不着在告诉他‘无影之毒’的出处之后,再告诉他追查这条线索的时候要小心谨慎。
因为我不相信‘九华宫’,或者池姑娘你,是以‘无影之毒’害他在先,又杀金瞎子灭口于后的人。
甚至,我可以让他马上离开金陵,赶到四川去,而没有必要故意拖住他,在金陵多待上一夜──”
水飘萍道:“你故意拖住他,在金陵多待一夜?”
西门飞霜道:“我知道池姑娘一定会误会我,也一定会找机会找我,我倒不在意池姑娘对我的误会,但是我不能不告诉池姑娘,既然池姑娘心里有他,就该助他一臂之力,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水飘萍低下了头,旋又抬起了头,轻轻道:“看来我是误会了你,我为我刚才的态度,以及口不择言致歉!”
西门飞霜微笑道:“能得‘九华宫’池姑娘当面致歉的,遍数武林,恐怕我是头一个,能有这份荣宠,就是再多挨点骂,也值得了!”
水飘萍玉面飞红道:“你这是何必!” 西门飞霜笑笑,没说话。
水飘萍眉锋微皱,道:“其实,早在我从东方玉琪手下救了他,给他疗伤,发现他体内‘无影之毒’的余毒没有祛除尽净时,我就惊异他怎么会中了‘九华宫’的‘无影之毒’──”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道:“池姑娘说从谁的手下救下他?”
“东方玉琪啊!乘他之危,落井下石,难道他没告诉你?”
“没有,或许因为他不认识东方玉琪。”
“他是不认识东方玉琪,可是我告诉他了,我甚至还告诉他,东方玉琪就是令兄执意要为你撮合的那位。”
西门飞霜脸色微变,轻“哦”了声,没说话。
水飘萍看了她一眼,又道:“他居然没告诉你,连提都没提,显然,他是不愿让你因为他,再加深对东方玉琪的不满。”
西门飞霜淡然道:“他好用心,也很会为别人想,令人敬佩,可是我对东方玉琪的心性为人太了解,也太够了,并不会因为谁而减少或者加重这份不满舆卑视。”
只听水飘萍轻轻道:“我没有看错他,就凭他这份过人的坦荡,磊落胸襟,就是我生平所见的头一个。”
西门飞霜看了看她,岔开话题,道:“池姑娘也不知道‘无影之毒’是怎么流落出来的?”
水飘萍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西门飞霜道:“但是,至少池姑娘查起来,应该比任何人都容易。”
水飘萍道:“这是实情。’
西门飞霜道:“那么,池姑娘是不是愿意尽快帮他查明这件事的真象?”
“我倒希望池姑娘能亲自回去一趟,好在他明天一早就要启程赶往‘九华宫’,要不了多少时日,要是池姑娘能在他抵达‘九华宫’时,以女儿家本来面目跟他相见,当面告诉他这件事的真象,岂不是更好。”
西门飞霜说得不但委婉,而且技巧,她暗示水飘萍,不过是小别而已。
水飘萍何等冰雪聪明,又怎会不懂?懂归懂,但她是不免有点犹豫。
西门飞霜微一笑,又道:“或许不怎么恰当,但我一时却想不出更好的,池姑娘应该知道秦少游那阙‘鹊桥仙’里的最后两句。”
水飘萍玉面通红,女儿家娇羞之态毕露,欲言又止,旋即低下了头。
西门飞霜又道:“至于我,池姑娘大可以放心,就算占了点儿便宜,也占不了几天。”
水飘萍猛抬头,羞红直透白嫩的耳根,只听她叫道:“你怎么好这么说,我没有找错你,到今夜我才真正知道,‘冷面素心黑罗刹’是怎么样一个女儿家,无论如何,你这个红粉知己我是交定了。”
话落,闪身,一袭潇洒儒衫轻飘出楼,飞射不见。
西门飞霜望着那袭潇洒儒衫逝去处的夜色,娇靥上浮现起一丝轻微的笑意。
但,旋即,这种轻微笑意消敛不见,代之而起的,竟是出现在远山般一双黛眉之间的轻愁。
眉似远山,那种轻愁,就好像飘浮在远山之间的薄雾,美极,但似乎总能让人感染落寞,伤感!湖名莫愁,人又为什么愁?莫愁湖似乎也被感染了,月色暗淡几分,湖面的雾,似也浓了些。
口口口口口口
西门飞霜回到了客栈,初更已过,小红、小绿就在灯下,一见姑娘回来,忙双双迎了上来。
两个俏丫头急不可待的要说话。
西门飞霜示意拦住了她俩,然后轻声道:“李相公过来找过我没有?”
小红道:“没有。” 小绿道:“姑娘,跟池映红见面的情形怎么样?”
西门飞霜道:“现在没工夫跟你们说,我过去看看李相公去。”
她又出去了,顺着走廊,到了李玉楼所住的上房前,灯光透窗,显然人还没睡,只是里头静得很,听不见一点声息。
本来是,一个人住间屋,没人说话,当然静。
西门飞霜轻轻敲了门,剥落声刚起,李玉楼的话声也从屋里响起:“那位?”-髅欧伤应道:“我!”
只听屋里一声:“呃!是姑娘?”
两声步履声,门开了,灯光外泄,李玉楼当门而立,他把西门飞霜让了进去,西门飞霜随手掩上了门。
床上,被子已经摊开了。 显然,李玉楼刚在床上躺过。
西门飞霜轻扫了一眼:“你要睡了?”
李玉楼道:“没有,一个人枯坐无聊,躺在床上想些事。”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或是后来到金陵一直想到如今!”
李玉楼强笑道:“也不全是──” 没了下文。 显然他是不愿说。
西门飞霜也没再问,道:“我一直忘了问你,那位水飘萍,是从什么人手下救了你。”
李玉楼微一怔:“姑娘怎么突然问起这──”
西门飞霜淡然道:“我想知道是谁这么阴狠、卑鄙,乘人之危,落井下石?”-钣衤コ僖闪艘幌碌溃骸澳歉鋈宋也蝗鲜丁!
“那位水飘萍,没有告诉你?” “没有,或许他也不认识。”
西门飞霜道:“据我所知,那个阴狠卑鄙、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东西,是东方玉琪。”
李玉楼神清一震,要说话。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道:“你可以不告诉我,可是没有必要再帮他否认。”
李玉楼神情震动,没有说话。
西门飞霜又道:“可以让我知道一下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玉楼沉默了一下,道:“那是因为我认为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西门飞霜道:“不是因为他正是我哥哥执意为我作伐的对象?我为此离家逃躲,而你正卷入这场误会之中?”
李玉楼神情再次震动,道:“姑娘──”
“我本就卑视他,厌恶他!”西门飞霜道:“你是不希望因为你,使我再加深对他的卑视、厌恶!”
李玉楼没有说话。
西门飞霜道:“你的胸襟过人,别人落井下石,乘你之危,想要你的命,你还为别人着想,你这种人是我生平仅见,让人敬佩。但是我告诉你,没有用的,我对他东方玉琪太了解了。
你这么做,无补于改变对他的看法,而且即便没有你的出现,我也永远不可能嫁到他‘恒山世家’去。”
李玉楼道:“姑娘──”
“而且,我还要告诉你!”西门飞霜道:“我哥哥跟东方玉琪的心性为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除非我马上答应嫁给东方玉琪,否则你永远摆脱不了这场误会。”
李玉楼双眉一扬,道:“姑娘,李玉楼不是人间贱丈夫,我并不怕卷入这场误会,只冲着姑娘给予我的,为我做的这些,即便是为姑娘赴汤蹈火,也是应该。”
西门飞霜目光一凝道:“真的么?”
李玉楼道:“我不惯作虚假,而且对姑娘,我不会。”
“只为我给予你的,为你做的这些?一点也不为别的?”
李玉楼迟疑了一下,毅然道:“姑娘的意思我懂,但是姑娘知道我的遭遇,在父母含恨埋骨二十年,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为侦凶报仇进入武林,我为侦凶报仇而远来金陵找司徒飞践二十年的约。
那知司徒飞因我的到来而被‘无影之毒’杀之灭口,在这种情形下,我要是轻涉儿女私情,怎么对得起先父母在天之灵?怎么对得起家师二十年的辛苦教诲?又怎么对得起隐姓埋名,在金陵苦等我二十年的司徒飞?”
西门飞霜静静听毕,悚然动容,刹时间,她一转庄严肃穆,道:“你说得对,你的孝义也让我敬佩。
你要知道,西门飞霜也不是人间贱娥眉,她能等你为父母尽孝,为朋友尽义之后,而现在不作任何一点奢求。”
李玉楼目光一凝,毅然道:“我感激,那么我告诉姑娘,人非草木,李玉楼我更不是上上人。”
西门飞霜一个娇躯忽泛轻颤,一双美目之中,也泛起亮亮的泪光,她颤声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西门飞霜一向孤傲,视世间须眉如草芥,没想到在这么一个情形下,让我在秦淮碰见了你,更没想到我对你竟不能自持,也许这是冥冥之中早定的天意,也因为你太不同于自懂事以来我所见过的人。
从现在起,只求你我之间互许为知己,暂时决不谈其他,时候不早了,你歇着去吧!我走了。”
话落,她丝毫未作停留,转身要走。 李玉楼听得难忍激动,脱口道:“姑娘──”
西门飞霜停了步,但没转回身。 李玉楼道:“李玉楼何德何能,我感激!”
只听西门飞霜轻声道:“你要知道,一个女儿家只对你动了情、倾了心,她要的绝不是你的感激!”
李玉楼又一阵激动,道:“姑娘──” 西门飞霜道:“歇着吧!我回房去了。”
她就要走。 就在这时候,李玉楼的两眼之中忽闪冷芒。
西门飞霜也听见了什么,立即停了步。
只听院子里响起一个苍劲话声:“老奴宫无忌,求见二姑娘!”
西门飞霜脸色一变,冰声道:“原来是──” 她余话没说出口,开门行了出去。
李玉楼想跟出去,一想不太好,遂又收势停住。
西门飞霜出了屋,站在廊檐下,原在她屋里的小红、小绿也过来了,两个人腾身一掠,来到了她身边。
只见院子里二则四后站着五个人,正是衡阳世家的总管宫无忌,带着衡阳世家的八大护院之四,那小胡子君伯英也在其中。
西门飞霜一出屋,宫无忌立即带着四大护院躬下身去:“老奴等见过二姑娘!”
西门飞霜冰冷道:“你们真能找啊─” 宫无忌没说话。
西门飞霜道:“宫无忌,你好大的胆,居然敢跟踪我,你眼里头还有我吗?”-无忌一欠身,忙道:“老奴天胆也不敢跟踪二姑娘,是奉少主之命到处找寻,好不容易才打听出二姑娘住在这家客栈。”
西门飞霜道:“你们还找我干什么,是不是认为我对你们太客气,没拿你们怎么样?”
宫无忌道:“老奴不敢,只是少主的令谕不敢违抗,还请二姑娘念老奴等不得已──”
西门飞霜沉声道:“若不是念你们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早在秦淮,我早让你们一个个躺在船上了,现在你们找到我了,又怎么样?”
宫无忌道:“不敢瞒二姑娘,老奴等只是先来禀明一声,少主随后就到。”
西门飞霜脸色微变,刚要说话。 一阵急促的蹄声由远而近,到客栈外倏然停住。
宫无忌一欠身,道:“禀二姑娘,少主到了!”
话声方落,人影横空,一前八后九个人,划破夜空,闪电射落,可不正是衡阳世家的少主西门飞雪跟他那不离左右的“快剑八卫”。
宫无忌带着四大护院一躬身,退向一旁。
小红、小绿遥遥一礼:“婢子等见过少主!”
西门飞雪脸上一点表情没有,视若无睹,听若无闻,一双冷峻目光凝望西门飞霜:“小妹,找你可真不容易啊!”
西门飞霜道:“也不难,我并没有存心要躲,你还找我干什么?”
西门飞雪道:“小妹明知,何必故问?”
西门飞霜道:“你要是还是为东方家的事,我劝你最好别多费唇舌──”
西门飞雪道:“小妹猜错了,这次我可不是为东方家的事,而是为咱们西门家的事而来。”
西门飞霜道:“什么事?” 西门飞雪冷冷一笑:“我为的是咱们西门家的门风。”
西门飞霜脸色一变:“我不懂你这话何指?”
西门飞雪冰冷道:“我指的是躲在你身后房里不敢出来的那个小子。”
西门飞霜双眉陡扬,方待说话。
屋里,李玉楼已一步跨了出来,淡然道:“西门少主,我不是不敢出来,贤兄妹会面,我只是觉得不方便出来!”
西门飞雪双目之中倏现逼人冷芒,鄙夷一笑:“你的命真大啊!”
李玉楼道:“那倒未必,不过我的命并不是任何人都拿得去的。”
西门飞雪脸色陡然一变。
只听西门飞霜道:“说得好,你无端迁怒人家一个无辜,险些伤人一条性命,东方玉琪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这种行径,令人齿冷。”
西门飞雪怒道:“此时此地,你还能说他无辜?”
西门飞霜道:“当然,不论我跟他怎么样,都跟我拒绝东方家的婚事无关,因为我结识他在后。”
西门飞雪脸色煞白,道:“小妹,恒山世家的东方玉琪你看不上眼,却宁愿跟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混在一起,他那一点比得了东方玉琪?”
西门飞霜道:“好教你知道,在我眼里,他那一点都比东方玉琪强,强得太多了,东方玉琪简直不能跟他比。”
西门飞雪怒笑道:“好,好,好,小妹,逃躲家里做主的婚事,不但在外私自订情,而且公然双宿双飞,我却不能任你这么败坏西门家的门风──”
只听一声厉喝:“住口!”
厉喝声中,西门飞霜已挟盛怒,带着一阵香风扑到,扬掌就掴。
西门飞雪一惊,倏地飘退三尺,惊喝道:“长兄比父,你敢──”
“你不配!”西门飞霜如影附形,紧跟着追到,扬起的玉掌就要掴下。
西门飞雪适时扬起右掌,喝道:“大胆,你看这是什么?”
他右掌里黄光闪动,赫然是一面半个巴掌大小的金牌。
宫无忌等神情一肃,立即躬身低头。
西门飞霜看见了,脸色一变,硬生生的收势停住,道:“你请来了爹娘的‘金牌令’?”
西门飞雪沉声道:“既知道是爹娘的‘金牌令’,你还不低头见礼?”
西门飞霜脸色再变,退后一步,躬身低头。
西门飞雪冷冷一笑道:“爹娘‘金牌令’下,命你马上跟我回家。” 李玉楼一怔。
小红、小绿脱口惊呼。 西门飞霜猛抬头,叫道:“你──”
西门飞雪道:“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敢违抗爹娘的‘金牌令’?”
西门飞霜神色一黯,道:“你我是一母同胞亲兄妹,你何忍为了自己,这么对我呢?”
西门飞雪冷冷一笑:“我为的是西门家的门风,回去不回去在你,可是你知道违抗爹娘‘金牌令’的后果。
那就是情断义绝,不认爹娘,你从此不许再姓西门,也永远不许再登西门家的大门一步。”
西门飞霜娇躯倏起颤抖,低下了头。
西门飞雪唇边泛起一丝冰冷得意笑容,但突然,这丝冰冷得意笑容变得狰狞可怖,只听他扬厉喝:“来人,这小子──”
他话未说完,身后“快剑八卫”就要动。
他话未说完,西门飞霜也猛然抬起了头,娇靥煞白,美目圆睁,震声厉喝:“谁敢?”
尽管西门飞雪如今执掌着衡阳世家权威无上的“金牌命”,西门飞霜的煞威毕竟慑人,还真没人敢动。
“快剑八卫”忙收势停住。 西门飞雪怒声道:“小妹──”
西门飞霜道:“我不只是为他,更是为你们,合你们眼前这些人之力,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西门飞雪纵声怒笑,裂石穿云,直逼夜空:“小妹,你明知道他,一条命险丧于我手──”
西门飞霜道:“你还记得最好,那时候他体有余毒,不能贯注真力,就那样你都杀不了他。
而且,他顾念你是我哥哥,曾有一念不忍,所以才伤在你手下,如今他体内余毒已经祛除尽净,真力可以运用自如,你想想是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