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阴沈,乌黑,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风度翩翩度沦为,你只可向前,

  手们索著冷壁的粘潮,

  在妖精的脏腑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

  那魂魄,在恐惧的搜刮下,

  除了排除更有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