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追云搏电录

betvictor韦德1946 ,想不到他心惊未已,突然又是一声哗啦,霎时间,如同万丈高楼失足,身形直向地底沉下……
于梵下堕十丈,突然遇到阻力,猛然间身形上上下下地弹了好几次。
静止后定睛细看,原来已经落入一张巨网之中。
这张黑黝黝的大网,完全是用牛筋编成,桐油浸晒,坚韧无比。
宝刀宝剑难伤,人落其中,只要网口一收,任你拔山盖世的英雄也无用武之地。
这些事于梵曾听龚江不止一次的说过,见状心头一凛,赶紧飞身而下。
身落实地,仰首再看,只是黑空巨网经过一阵摇摆后,又复慢慢地静了下来,非但网中未收,并且四外死沉沉地连半点动静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石家祠堂的地下机关,乃是武林陈迹,根本无人看管么?
一念及此,突然发觉墙壁上的火炬,光焰摇曳,尚剩尺余,分明点燃尚还不到两时辰!
无人看管之说,未免不太近情!
于梵一念及此,心中倍加警惕,当下紧握软剑,缓缓而进。
沿着静沉沉的地道,踏着自己的影子,细碎的脚步发出极其轻微的沙沙响声。
但,一切都像是静止似地,哪儿有人?
终于,在地道的左端,他发现了一间石室。
石室的门处掩着,门前地面上的足印清晰可见。
于梵在距门数步停了下来,举剑戒备之后,这才沉声说道:“里面是哪一路朋友,请出来答话!”
话说完了,地道中立即传来嗡嗡回声。 但除了回声之外,一切依旧是死沉沉地。
石室中没有人么? 这显然难以令人置信!
于梵迟疑了一下,重又声音一沉道:“里面的朋友,你若是再不出来,在下可要进去了!”
话说完了好半晌,室中依然没有反应。
于梵再也忍不住了,手腕一振,刷!剑尖触处,石门立即向内打开。
怪了,室中床榻桌椅,井然有序,令人纳闷的偏偏就是不见半个人影!
再向前行,另有一间较小的石室。
这间石室的门窗,全用生铁所铸,蓦然看来显得非常笨重。
可是,现在这笨重的铁门已经打开,室中除去一张木榻外,再也不见其他的东西。
这间石室为什么要用如此笨重的门路呢?
突然间,于梵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这是一间国牢!
对,是因牢,先见的那间石室,乃是看守人的居处!
但,这间囚牢是用来囚禁什么人呢? 看样子,这绝不是官府的国牢!
那么设立这座地下囚牢的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假如此地有人的话,这一切的问题全都不难解决,可惜的是整个地道里,此时偏偏看不见半个人影。
这些人似乎离开不久,他们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就在于梵满腹狐疑,思量不解之际,无意间一低头,突然,他发现一件刺眼的东西!
那是一段绳子,一段两尺来长,鸭蛋般粗,崭新崭新的麻绳!
这绳子是干什么用的呢?莫非是用来捆绑囚犯的么!
一念及此,于梵顿觉精神一振,刹那间,他似乎全都明白了……
不错,这一定是捆绑囚犯的绳子! 囚犯挣断了绳索,逃出了囚牢!
看守的人发觉囚犯逃走,一起追了出去,整个地道中不见半个人影!
任何人都有好奇之心,于梵何能例外?他愈想愈觉有理,当下再不怠慢,立即沿着地道追了下去。
地道蜿蜒曲折地通出数里,出了地道,上了大路,以于梵的脚程一直追到晌午时分……
一路所见的行人倒是不少,可是,哪一个是地道中逃出来的囚犯?哪一个又是地道中看守囚犯的人?
他们脸上不会漆宇,叫人何从认起!尤其甚者,这只是自己的一种假设,真象如何,根本无从得知!
于梵愈想愈觉不对,愈想愈觉莽撞,想着想着,终于连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了!
不是么?这简直就是自作聪明嘛!
事情根本就没弄清楚,一个劲地穷追什么?于梵的心意一变,决定先在路边小客栈里吃饱了再说。
这种路边小客栈,是专为过往客商行旅设置的,陈设极为简陋但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方便。
于梵要了几样小莱,刚刚动箸,突见远处尘土飞扬,两骑快马疾驰而来。
马临切近,为首马上的青衣大汉突然一收缰,那奔驰的健马,顿对连声骄嘶地停了下来。
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那匹黑马,却已收刹不住,直至冲出七八步远,这才勉强地停了下来。
马是停下来了,可是高踞鞍上的一名矮小汉子,却差一点没被摔下马背。
这矮小汉子人虽然矮,火气却是不小,只见他双眼一翻,望着那青衣大汉喝道:“老方,你他妈想干什么?”
那姓方的大汉像是自知理屈,闻言连忙陪笑道:“曹兄,这几个时辰的兼程疾赶,难道你不饿么?咱们停下来喝两杯如何?”
那矮小汉子听得长眉一扬……
可是,他恶言尚未出口,那青衣大汉复又加上一句道:“我请客!”
话音未落,人已飘身下马。
想必最后这句话发生了效力,那姓曹的矮小汉子一听,脸上的怒气顿时变作了一团笑容道:“嘻嘻,老方,我说是谁请客还不是一样,只是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万一那点子要是追丢了,只怕你我全都吃罪不起啊!”
他口中虽不赞同,但是人却下了马。
姓方的大汉见状接口道:“哈哈,这个曹兄尽管放心了,石家祠堂到黄家渡这段路程,没人比我再熟了,只要我们能在申时以前赶到风箱峡,还怕他们飞上天去不成!”
口中说话,脚下不停,话说完了,人也双双到达小客栈的门前,抬头看到小客栈里有人,一顿时把话锋停了下来。
照说这两人够机警的了,可惜于梵听觉敏锐,远非一般的武林高手可比,别说相距只有六七丈,纵然远上一倍,也照样听得清楚。
别的话倒没有什么,可是,石家祠堂,这四个字,却把他听得心头咚地一震。
不是么?这家伙提起石家祠堂干什么?他们要追的“点子”又是谁?
于梵的心中疑云大起,决定非插上一手不可!
不过,虽然他心中这样打算,表面上可仍然未动声色,吃喝完毕,会帐出店,问清了方向……
未时刚过,两骑马来到风箱峡外,马上骑人正是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
风箱峡名符其实,的确像是一只大风箱,两边断壁如削,当中露出一条羊肠鸟道,群山连绵,若想绕越更是困难万分。
这真是一夫当关的险地!
二人将坐马隐入峡中,然后分别在峡口两侧峭壁的乱石中躲了起来。
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万万没想到距离他们头顶数文处的一株虬松上,却早已有了另一条人影。
这人正是于梵! 他居高临下,将二人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
时光飞快地过去,突然,姓曹的矮子发出一声轻呼道:“喂,老方你瞧,他们来了!”
于梵由虬松枝叶向远处张望,只见一辆马车缓缓驰来,车上似乎放着一只大箱子。
渐行渐近,看得渐清……
但等到看清之后,于梵不禁愣住了,车上放的哪里是什么箱子,原来竟是一口黑漆棺材。
除了棺材之外,车上还有五六个人,他们是孝子、车夫,以及四个扛工。
这伙人是什么来路!会和石家祠堂的地下设施有关么?
一念未已,突然,于梵看到了捆在棺材上那根绳子;鸭蛋来粗,雪白崭新地,和自己早晨在地道中看见的一模一样!
看情形,这口棺材是石家词堂地道中搬运出来的,应该不会有错了!
难道那祠堂的地下设施,就是专为停放棺木的么?
当然,这也并非全不可能,因为有钱人家以珍宝陪葬,唯恐宵小扰及先人尸骸,广设机关,严加戒备,那也是常有的事!
看来自己早先的一番猜测全属误会了! 马车在于梵思量中驰到峡口。
出人意外地,那满身白衣的孝子,此时竟然贼秃嘻嘻地朝着车夫笑道:“喂,老赵,你他妈快点赶成么,黄家渡迎春阁的小翠花还在等着我呢!”
话声迎风飘来,听得于梵大愕。
就在他惊愕之中,突闻那赶车的老赵大笑道:“哈哈,小陈,你他妈热孝未除,一颗心却已飘到那臭婊子身上,这还像个人么?”
话音落处,连那四个扛工也不禁相视大笑。
骂得应该,可是这样笑法可就大不应该了! 于梵看在眼里,不由眉头一皱。
就在他心中大大不以为然的时侯,那姓陈的孝子却已开口道:“老赵,你他妈别窝囊人好不好,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什么事情不好叫我做,偏他妈叫我扮什么孝子!”
孝子是假扮?那么棺材里? 于梵一念未已,蓦听震耳大喝道:“站住!”
两条人影,应声飘堕峡口。可不正是那姓方的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
他们并肩而立,刚好挡住了马车的进路。
车上的孝子,看得脸色一变道:“两位,你们挡住了灵车有何指教?”
方姓大汉哈哈一笑道:“灵车?朋友,我请问你,这死的是你的什么人?”
孝子被问得一怔道:“那!那是小可的老父!”
姓曹的矮子插口冷笑道:“老父?嘿嘿,这样说,你这孝子不是假扮的了!”
那孝子听得一震道:“两位,你们这是什么话!”
姓方的大汉大笑道:“哈哈,小辈,这话非常明白,若是你还不懂,那就趁早给我滚远点!”
话声中双肩一晃,人已欺身而上。
那孝子显得非常急怒,见状赶紧飘落车下,将手中的哭丧棒一横,挡住那方姓大汉道:
“朋友,你这是想干什么?”
大汉再次狂笑道:“不干什么,大爷只是想看看你这位老父的遗容!”
掌势一摆,已把挡在身前的哭丧棒推开。
姓赵的车夫冷笑一声:“嘿嘿!朋友,你这未免有点过分了吧?
死人岂容随便冒渎的!”
说时双臂一抖,人也飘下车门来,鞭梢刷地一声,点向大汉的面门。
大汉正待还手,那姓曹的矮子突然飞身而上道:“嘿嘿,阁下说得不错,死人的确不容许随便冒渎,但若你这口棺材里假装的不是死人,那可又当别论了!”
话声未毕,一掌隔空劈山,凌厉的掌风,震得那姓赵的车夫脚下接连几晃。
姓陈的孝子当下神色一变道:“什么?你……哼,棺材里不装死人装什么?”
方姓大汉道:“嘿嘿,小辈,你是不是存心考量大爷,好,你听着,假如大爷没有料错的话,你们这口棺材里装的全是金银珠宝!”
姓陈的孝子脸色又是一变道:“胡说!”
方姓大汉怒笑一声:“是否胡说,开棺一看便知,大爷懒得和你争辩了!”
话落双掌齐发,直向那姓陈的孝子攻去。
几乎就在同时,那姓曹的矮子也已扑向那姓赵的车夫。
姓陈的孝子哭丧棒一挥,呼呼连攻三招。 那赵姓车夫叭叭回敬五鞭。
二人的功力全皆不弱,只可惜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却较他们更高。
交手十招不到,方姓大汉首先怒喝一声:“龟儿子,你快滚吧,迎春阁的小翠花脱得光光在等着你呢!”
左手一扬,右掌呼地一声击出。
这一招叶底偷桃,用得恰到好处,只听哎呀一声,把那姓陈的孝子震得连退八步。
大汉就势一飘身,上了车辕,姓赵的车夫见状大急,回手一鞭,便向大汉足踝缠到。
本来他力敌那姓曹的矮子,还可勉强再撑十来招,这时一分神不要紧,顿时空门大露。
曹矮子一声狂笑,拳如雨下。
他鞭梢尚距大汉脚踝数尺,人已挨了数拳,闷哼一声,喷出两口鲜血,差一点没有当场倒下。
曹矮子一击得手,并未追赶,双肩微晃,紧随着那大汉身后飘上车辕。
车上还有四名守护的扛工,见状一声吆喝,反腕亮出四把尖刀,不约而同地分向二人刺去。
可是,曹、方二人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只听一声:“滚!”
四名扛工,哪堪一击,只听叭叭连响,转眼间俱都落下车来!
二人眼见大功告成,不禁相视而笑。笑声一敛,同时开口道:“来,咱们先揭开棺查看看!”话音落处,四只手同时按上了棺盖。
就在他们准备揭开棺盖的瞬间,突闻一声大喝道:“住手!”
喝声未毕,陡见人影横空而下,刷地一声,飘身落在棺盖上。 来人是于梵么?
不是! 那么是谁? 这人如同一团乌云,飘身落在棺材盖上。
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见状怒喝一声:“起!”
四只紧抓棺材盖的手,猛然间用力向上一掀……
这两人虽然不算江湖成名人物,但也并非庸手,凭他们的功力,别说是一块棺材盖了,就算是一块石板又该如何!
二人满心以为,这一下出其不意,非得连棺材盖带人一起抛下不可!
但,事出意外,在两人出其不意地全力猛掀之下,棺材盖居然纹风不动。
虽然棺材盖是上好的杉木,但其重量仍旧有限,他们之所以掀不动,不用说,古怪一定出在来人身上。
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原先对来人根本不屑一顾,但是现在却大不相同了,心下一凛,不期然一起抬头向上打量……
这是一名身材魁伟的年轻人,一张黑脸,两道浓眉,双目如同火炬一般,他一见二人抬眼向他打量,顿时露齿笑道:“两位,不认识兄弟么?”
二人眼见他满脸嘲弄的意味,不禁由惊转怒,大喝一声:“谁认识你这种无名小卒!”
喝声未毕,掌势同时扬起,对准站立格盖上的那一双小腿砍去。
这两人此刻全是含忿出手,若容掌招落实,黑面浓眉的年轻人腿骨非得折断不可。
但是,正当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突闻一声怒叱:“来得好!”
就在这沉雷般的怒叱声中,双腿猛地一晃,已经闪电般踢向二人肩头。
只听哎呀两声痛叫,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顿时身形后仰,噗咚噗咚地相继摔下车来。
黑面浓眉的年轻人一蹴中的,身形依旧车立在相盖上,目注俯伏车辕下的方姓大汉和那姓曹的矮子,不禁大笑道:“哈哈,朋友,你们两位这么客气,叫我这无名小卒怎生消受?
快请起来,快请起来!”
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想是受伤不轻,蹲在地上只是连声地哎哟,哪里能够爬起来!
那黑面浓眉的年轻人,见状又是一串大笑道:“哈哈,好朋友,是不是你们对这满棺的金银珠宝已经不感兴趣了?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恕我这无名小卒不再和你们客气了!”
话音方华,人已由棺盖上腾身而起,双肩一敛,翩然落向车辕。
别看这年轻人身材魁伟,但动作却轻如巧燕,美妙极了,他落在车辕之上,立即伸手抓起了鞭辔……
不用说,他打算连马车一起赶走! 果然,缰辔入手,只见他轻轻地一抖……
但,没想到马刚起步,突闻耳畔传来一声春雷似的暴笑:“哈哈哈,姓云的,你这样一口独吞,不嫌太贪心了么?”
笑声中嗖嗖连响,两片寒片,闪电飞来。
这是两把钢刀,刀过处,车辕嘎然而断…… 在这种情形下,马车非翻跟斗不可。
但,这姓云的年轻人临危不乱,只听他大喝一声:“停。” 纵身反臂,一推一托……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非但车把子稳住,就连车上的那口棺木,居然也没有移动分毫,只不过车前双马,此时骤失驾御,竟然拖着折断的车辕,一个劲地朝向峡口驰去。
这是什么人下的手?简直可恶透了!
姓云的年轻人站立车前,黑脸上满布怒色,双目炯呵地向左前方一瞥,顿时浓眉上扬道:
“什么人,还不给我滚出来!”
左前方是一丛野草,此时蓦地一分,立即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五短身材,虬筋栗肉显得异常结壮,只见他身形一定,立即两手叉艘沉声笑道:
“姓云的,你要是真不认识我,我就自己介绍一下好了,我姓谷……”
话刚至此,姓云的年轻人突然一震,情不自禁地连忙接口道:“你是谷虎?”
新来之五短身材的壮汉,看年纪和那姓云的差不多,大约也就二十六七,只见他闻言之后,又是一声沉笑道:“嘿嘿,既然云兄能够认得出我,看来这事情就好谈了!”
姓云的一怔道:“你想谈什么?”
谷虎一听,更加大笑道:“哈哈,云兄,大家全都是明白人,你又何必一定故作糊涂呢,兄弟想要和你谈的,当然就是车上的东西!”
姓云的猛然一怔道,“车上的东西?你是说?”
谷虎像是早已胸有成算似地,不待话落,便已接口道:“云兄,这满满一棺材的金银珠宝,你一个人什么时候花费得完,让兄弟给代代劳不是很好么?”
姓云的脸色一变道:“谷虎。你懂不懂江湖上的规矩?” 谷虎笑道:“略知一二!”
姓云的道:“那你总该明白‘先来后到’的意思吧?”
谷虎笑道:“云兄可也别忘了‘见者有份’这句话!”
姓云的脸色一沉道:“如此说来,你是非要逼我答应不可了?”
谷虎道:“兄弟诚意相商,云兄道‘逼’字说得太严重了!” “如果我不肯答应呢?”
“如果云兄一定不肯答应,说不得兄弟只好放手一搏了!”
话音一落,叉在腰间的两手,立即飞快地扬起。
姓云的看得浓眉一扬道:“嘿嘿,谷虎,你除了知道我姓云之外,其他还知道什么?”
谷虎道:“深山有猛虎,大海出蛟龙,难道云兄不就是传闻中的那位大海蛟龙么?”
原来新近江湖,崛起了三位年轻怪杰,眼前的谷虎、云龙,全都是其中有名的人物。云龙一听,不由大怒道:“谷虎,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云某是谁,还要放手一搏,那是说你自忖有必胜的把握了?”
话音落处,双掌也自缓缓提起。
谷虎笑道:“云龙、谷虎,并驾齐驱,兄弟怎敢这般狂妄?不过……” “不过怎样?”
“不过兄弟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却情愿与云兄赌个东道!” “如何赌法?”
“稍待动手之后,倘若承让幸胜,则棺中宝物小弟与云兄各得半数!”
云龙浓眉一扬道:一若是不幸你败了呢?”
谷虎笑道:“若是小弟不幸落败,则植中之物仍然悉归云兄独享!”——

云龙一听,不禁扬声冷笑道:“嘿嘿,谷兄好优厚的条件!”
谷虎道:“怎么,云兄不赞成?” 云龙道:“赞成,不过我想把条件改一改!”
谷虎道:“怎样改法?”
云龙道:“待会动手,除以棺中宝物作为东道之外,还得另外加上一件!”
“一件什么?” “人!” “谁?” “你!我!” 谷虎神情一动道:“你是说?”
云龙神情肃然道:“我是说胜者为主,败者为奴!” “这个……”
“嘿嘿,这个怎样,你不敢了?”
谷虎似乎被他这句话激怒,当即双目一瞪,大声答道:“谁说我不敢,就照你的意思办好了!”
“丈夫一言!” “快马一鞭!” “请!” “请!” 话声落处,人影晃动……
谷虎抢制机先,左掌一抖,直取云龙的面门,右掌平置胸前,乍看似是采的守势,但等身形接近之后,突然并指如刀,及时劈了过去。
一招两式,快通闪电,所取的部位,全是敌人要害。
像这样凌厉的招式,差一点的武林人物,恐怕一合都难支撑得下。
可是,谷虎虽然凶猛,云龙更自不凡。
就在谷虎招临切近的瞬间,云龙突然引吭长啸,身形蓦地拔起。
人在半空之中,双足连环踢出,快若星火一般,分取谷虎的双目及咽喉。
这一招既怪且辣,较之谷虎先前的出手,显得更狠三分。
在场的几名武林人物,包括方姓大汉与那姓曹的矮子,一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过,谷虎身列三大年轻怪杰之一,当然也有其不凡之处,只听他高呼一声:“来得好!”
撤招圈腿,嗖地一声,如同星丸跳掷一般,一下子向后倒跃八步。
怪不得他能跻身三大年轻怪杰之一,单凭这轻身功夫,就已经不是一般武林高手所能望其项背的了!
可是,他退得更快,云龙追得可也不慢,只听他大喝一声:“哪里走!”
双肩一抖,半空中身形突然掉转,竟趁谷虎之足未稳之际,一式龙行九天,头下脚上快如电射般扑了下来。
谷虎心头一动,云龙的掌风已自罩体而下。
这时不论谷虎如何问躲,看样子都难逃出云龙掌风的范围。
好谷虎,在此危机一发之际,竟然当机立断,不闪不避,反而身迎了上去。
此举大大地出人意料。 云龙刚觉一怔,两招已自接实。
本来云龙居高临下,占有绝对的优势,可惜经此一来,优势立即消去三分。
只听轰然一声,劲风激荡中双方各退数步。
这一招硬拼的结果,居然是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稳住身形后,双方迅速地互视一眼。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的脸色全已变得异常地慎重,似乎双方都觉察到,现在遇上了平生罕见的劲敌。
锒铛! 谷虎抢先亮出了兵刃,这是一柄铁臂金钩老虎爪。 唰!
云龙也不怠慢,紧跟着抖出一条纹筋银丝虬龙棒。
老虎爪极为显眼,道道地地是一件武林罕见的独门兵刃。
虬龙棒外表看来较为平常,但事实上云龙手中的这根虬龙棒,乃是蚊筋银丝所制,软中带硬,硬里夹软,其罕贵奇特处,较之谷虎的那柄老虎爪毫不逊色!
在众人愕然瞪视下,双方各自举起了兵刃。 经过了一阵迟疑,终于相互欺进。
表情严肃,一言不发,速度缓慢得大有举步千斤之势。
紧张的空气,感染了现场每一个人,大家的心情全像是扯紧了的弓弦,注意力整个集中在场内两人的身上,对于其他的一切,暂时全部都抛诸脑后了!
就在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要关头,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高呼道:“两位且慢动手!”
话声中人影电射而来。 这是个枯瘦矮小的年轻人,神态颇为滑稽。
不过此人虽然生得矮小,但却穿着一袭又宽又大的长袍,奔驰间长袍迎面鼓动,就像是凌空展翅的巨鸟一般。
云龙、谷虎,见状各自一怔道:“你是谁?”
那枯瘦矮小的黑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深山有猛虎,大海出蛟龙,龙虎虽凶猛,金雕更难缠,哈哈哈,你们这一龙一虎,难道都没想到来的是我老雕么?”
他一面说,一面笑,声音洪亮如雷,若不是亲眼看见,谁也不信像这样矮小的人,会有那样高的噪门!
云龙、谷虎,仿佛一愕道:“你是濮天雕?”
枯瘦矮小的黑衣人又是一串大笑道:“哈哈,不错,你们能够知道我的名字,我老雕今日纵然空手而回,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听他的口气,似乎言中有物。
谷虎心头一动,忙道:“濮兄远处东南,今日因何而来?”
濮天雕闻言大笑道:“哈哈,谷兄,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我老雕千里奔波,目的还不也是为了车上的那口棺材么?”
云龙、谷虎、濮天雕,这近日轰传江湖的三位年轻怪杰,今日里先后相聚风箱峡口,居然全是为了一只棺材。
云龙一听,不由一愣道:“什么?你也是……”
濮天雕不待话落,狂笑接口道:“哈哈,云兄,你是不是仍想独占?”
未等云龙答话,谷虎已经抢着接口道:“这还用说么?如果濮兄不见外的话……”
濮天雕道:“怎样?” 谷虎笑道:“小弟倒愿意与濮兄合作!”
云龙一听大惊。他与谷虎势均力敌,濮天雕现以第三者身份出现,显然已是左右大局的人物。换句话说,只要濮天雕答应与谷虎合作,自己今天就算是败定了!
就在他心中暗暗焦急之际,濮天雕已自接口道:“条件如何?”
谷虎道:“东西到手,对半均分!”
情势所趋,云龙不能再坚持己见了!闻言急道:“且慢!”
淄天雕道:“云兄有什么高见?”
云龙道:“濮兄若是与我合作的话,在下愿意四六拆账!”
谷虎毫不相让道:“我愿意三七!”
云龙一听,正待把标准再行降低,想不到刚一迟疑,濮天雕已自大摇其头道:“抱歉、抱歉,两兄弟条件虽然不薄,但却与我的理想相差太远了。”
谷虎一愣道:“濮兄,你总不能要求二八分账吧!”
濮天雕笑道:“谷兄,老实告诉你,纵然是么九我也不会答应!” 云龙浓眉一扬。
谷虎更是沉不住气道:“濮天雕,你这话是怎么说?”
濮天雕道:“我的意思是说,这口棺材除非我老雕不想要……”
云龙道:“如果想要呢?”
濮天雕轻哼一声,说道:“如果想要的话,那就必须全部归我所有,两位纵想分个一丝一毫,那也是棉花店挂弓!”
谷虎一愕道:“什么,棉花店挂弓是什么意思?”
濮天雕将头一昂,答道:“棉花店挂弓的意思,就是免谈!”
谷虎脸色一变,陡地转向云龙道:“嘿嘿,云兄,我可真没想到,江湖上还有这样不知进退的人!”
看情形,他已经发觉到这位金雕,果真难缠了!
事实上云龙亦有同感,闻言笑道:“谷兄准备如何打算?”
反应来了,打蛇随棍上,谷虎当然不肯错过机会,忙道:“云兄,假如你不反对的话,咱们就先来一场龙虎猎金雕如何?”
云龙道:“悉凭谷兄卓裁,小弟没有意见!” 话音一落,两人已自朝濮天雕欺进。
濮天雕见状一面后退,一面双手乱摇道:“喂,慢来,慢来,我老雕可不想和你们两人动武!”
谷虎冷笑道:“嘿嘿,云兄,若是你真不愿动武的话,那么听我良学言劝……”
濮天雕道:“怎样?” 谷虎声音一沉道:“趁早给我滚开!”
话音落处,铁臂金钩老虎爪猛地一摇,顿时掀起一阵寒风。
濮天雕闻言眉头一皱道:“这怎么成?” 云龙插口道:“有什么不成?”
淄天雕道:“我是专程为了那口棺材来的,现在要是被你们一吓就这样空着两手跑回去了,日后传出江湖,岂不令人耻笑!”
他说时一本正经,加上那副滑稽的面容,一时竟叫人有点真假难辨。
云龙略一犹疑,谷虎已经抢先开口道:“嘿嘿,濮兄说得不错,但若不想让人耻笑,那就请你准备动手吧,除此而外,我看是别无良策了!”
话音落处,铁臂金钩老虎爪再次高高举起。
看样子他这次除非不出手,要是一旦出手,恐怕就绝不会像先前那样轻描淡写了!
但,就在他铁臂金钩老虎爪刚刚举起的瞬间,濮天雕又已一迭连声地叫道:“啊,不,不,谷兄,办法多的是,你可千万别动手动脚地伤了和气!”
瞧他那副长首畏尾的样子,简直连一点骨气都没有,哪还像传闻中难缠的金雕!
谷虎看得眉头一皱!
云龙也是满怀疑云道:“谷兄,既然如此,那你就耐着性子听听如何?”
谷虎略一迟疑,笑道:“濮兄,你听到了没有,有什么高见就请发表吧!”
濮天雕一听,连连陪笑道:“哪里,哪里,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高见,你们听着,比方说,现在你我都想得到车上的那口棺材,但若为此动武,势必伤了彼此的和气,因此我想……”
谷虎不耐道:“濮兄,时间宝贵,你想怎样最好直截了当的说!”
此时的濮天雕,真像软弱的懦夫一样,闻书忙道:“是,是,直截了当的说,我想……
我想……我想我们最好是用猜奖?” 云龙、谷虎,同时一怔道:“什么?猜奖?”
瞧他们一脸惊愕的样子,似乎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
可是,濮天雕就像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似的,淡然一笑道:“是啊,猜奖,这办法再好不过了,我们来猜猜看,那口棺材里到底装的什么?谁猜到就是谁的!”
谷虎冷笑道:“嘿,不错,的确是好办法,只是我得请教濮兄,这该由谁来先猜?”
棺中装的全是金银珠宝,谁不知道?谁先猜谁占便宜。
可是,濮天雕像是没有想到这一点,闻言竟然不假思索道:“你们,你们先猜!”
谷虎一愕道:“我们?” 濮天雕道:“是啊,这有什么不对?”
他该不是准备照葫芦画瓢吧?
谷虎心中一动,笑道:“不错,这没有什么不对,不过我可得补充一点!”
“哪一点?” “我们猜过的你可不许再猜!”
濮天雕哈哈大笑道:“这个你请放心了,你们怎么猜我不管,补过我老雕绝对不炒你们的冷饭!”
谷虎用目一扫云龙道:“云兄……”
云龙不待话落,连忙笑道:“小弟请谷兄全权代理了!”
谷虎转向濮天雕道:“濮兄……”
濮天雕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怎么猜我都不管,假如你已想好的话,那就请吧!”
谷虎双眉一扬道:“好,你听着,我猜这棺材里装的全是金银珠宝!”
濮天雕抬眼一笑道:“云兄同意么?”
云龙道:“我不早说过了么?小弟请谷兄全权代理!”
濮天雕似乎不太放心地道:“那么云兄是同意了?” 云龙道:“当然!”
谷虎道:“濮兄,现在轮到你了,你想好了没有?”
濮天雕笑道:“想好了,早就想好了!” 谷虎道:“那么你说棺中装的是什么?”
濮天雕面色一怔道:“我说棺中装的乃是一名断腿折臂的老人!’云龙、谷虎,大吃一惊。
但最最吃惊的还是躲在峡口峭壁间偷听的于梵!
断腿折臂的老人是谁?难道是指的谷底亡魂么!
他心中一念方起,突然,耳衅传来一阵间歇的铃声,这铃声忽忽低,忽起忽落,于梵心中一动,陡地想起一个人来……
这时候铃声愈来愈响,显然,在峡口的云龙、谷虎、濮天雕也全听到了。
他们默然相视,脸上充满了惊愕的神色。
顿时,静寂的空气里,发散出一阵莫名的恐布!
终于,云龙打破了沉寂道:“是他?”
他话声甚轻,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谷虎和消天雕。
谷虎望了望云龙一眼,又转过头来看濮天雕,然后将头一点,接口道:“不错,的确是他!”
看样子,濮天雕也知道,两人所说的“他”是谁,当下脸色一正道:“两位打算如何?”
谷虎用目一瞟云龙道:“云兄的意思……” 话到中途,故意一顿。
云龙犹疑了一下,转向濮天雕道:“濮兄以为呢?”
濮天雕嘻嘻一笑道:“我以为他距离尚远,两位要是想逃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云龙、谷虎,脸色同时一变道:“胡说,兄弟岂是那种人!”
濮天雕似是有意相激,闻言又是一笑道:“嘿嘿,不错,两位的确不像那种人!”
话声一歇,续道:“不过我想请教,你们两位自付,哪一个是他的敌手?”
云龙、谷虎!闻言脸色又是一变。
但,没等他们开口,濮天雕已经自行接下去道:“嘿嘿,如果不嫌我老雕直言的话,云兄,谷兄,你们两个谁也不是他的敌手!”
谷虎微怒道:“那么你是?” 濮天雕双眉一扬道:“当然……”
话说得理直气壮,谷虎正待出言反驳,却不料就在此时,濮天雕却软绵绵地跟上一句道:
“我也不是!” 云龙冷笑道:“既然濮兄也不是他的敌手,还说什么?”
濮天雕道:“云兄,你可别忘了,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假如我们三个人……”
谷虎心中一动,连忙接口道:“濮兄,你是想请我与云兄帮忙?”
谷虎这样说,无疑的是想抬身价。
可是,濮天雕听后竟然双眉一扬,连道:“啊,不、不、谷兄弄错了,我老雕是打算帮你与云兄的忙啊!”
云龙、谷虎,听得一愣。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起落的铃声已到了百丈之内,濮天雕举目一扫,突然神色大变,道:
“糟糕,看样子我老雕也弄错了,他竟不是一个人来的,我们先躲一躲!”
话音一落,身形疾晃,快逾鹰隼般飞上一株苍松。
这风箱峡口,杂树荒草,乱石如林,藏身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云龙、谷虎略一犹疑,便也分别掩起了身形。
倒霉的是那个扮孝子与赶车的家伙,一见三人离去,竟然不问情由,立即率同四名扛工,直向那辆断了车辕的马车围了过去。
方姓大汉与那位盲姓的矮子,想必也是死星照命,虽然伤得不轻,贪心仍然未敛,见状双双把肩一晃,反而后发先至地抢在那孝子的前面。
就在他们争先恐后之际,突然间,清脆的铃声蓦地一顿,紧接着便闻一串森冷的厉笑道:
“嘿嘿嘿嘿,老八,老九,你们看到了没有我们来得正是时候!”
笑声僵冷如冰,令人不寒而栗。
众人猛一回头,目光触处,只见风箱峡内缓步走出四个人来。
靠左一人,肥头大耳,紫面锦袍。 右边两个,青衣竹笠,面色阴沉。
不过这三人都还不怎样,最叫人触目惊心地却是当中一名瘦高老者。
这老者瘦得像一根竹竿,竹竿上套着一件粗麻衣布的长衫,长衫前胸挂着一串铜铃。
他那一张脸,白惨惨地,除去皮和骨头外,似乎根本就没有肉,吊客眉搭在眼角上,眼中阴沉沉的寒芒,像是闪动的鬼火。
这一副长相打扮,除了九大凶人中的毒僵尸轩辕穷外,江湖中哪里还能找出第二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