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分享会举行,我看音乐儿童剧

田梦儿的故事源于连续两届举行的江苏美德少年评选活动。两百个孩子的感人事迹,激发了编剧薛梅的创作灵感,音乐儿童剧《田梦儿》应运而生。这部作品不仅弘扬了中国梦的时代主题,更为孩子们谱写了一曲梦想之歌、正气之歌、成长之歌。

图片 1

现实题材不好写,但孩子们却喜欢看。看到舞台上的故事和人物是自己熟悉的、亲切的,会让小观众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这样的作品可以走进他们的心灵世界。观众席里的孩子和台上的角色可以同呼吸、共命运。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最有力量,最有现实意义和时代感,这也是作者坚持现实题材创作的最大动力。

“爷爷,爷爷,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在路上迷了路?你是不是因为太累晕倒了?有没有好心的人扶起你?”这揪心的呼唤,让全场近千名小观众无不为之紧张,为之动容。这是日前在南京上演的儿童剧《田梦儿》的现场一幕。由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明办编创,江苏省少年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南通市通州区“童声里的中国”少儿艺术创研活动基地承制的原创音乐儿童剧《田梦儿》,以江苏美德少年为原型,讲述了农村女孩田梦儿跟着爷爷进城求学的故事,展现了城乡孩子从理解到融合的纯真情感。该剧由薛梅编剧、胡一飞执导、常州市金坛华罗庚艺术团演出,截至目前,已上演500余场,观演人数达50万,深受广大青少年、老师和家长的欢迎和喜爱。3月31日,一场形式独特的该剧分享会在南京举行。分享会上,该剧主创、业内专家、观众代表共同分享了《田梦儿》的打造历程、艺术特色、幕后故事等。

给今天的孩子们写戏,不仅要脚踏实地深入生活,写出能吸引他们的故事,还要考虑今天孩子的心理特点和审美需求,为故事赋予今天的孩子们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形式。擅长歌词创作,喜欢用音乐儿童剧、用歌舞演故事的形式演绎现实题材,也成了作者鲜明的个人化风格。

该剧制作人张锋从事少儿文化事业已经10多年,谈及《田梦儿》的创排动因,他表示,一是有感于儿童对儿童剧的渴求,“孩子们的成长中,不仅喜欢童谣、童诗、童歌,还喜欢儿童剧、儿童电影、儿童文学。一首好歌、一本好书、一部好剧对孩子的影响是深刻、久远的。”二是来自生活的启示,2011年,江苏启动了首届
“百名美德少年”评选表彰活动,连续两届评选表彰后,江苏作家编写了美德少年的故事。这些美德少年都是孩子身边的榜样,故事很感人。我们希望将这些生活中的真人真事,用孩子喜欢的儿童剧形式呈现出来,用道德之美和艺术之光感染孩子们。带着这些故事,他找到了长期从事现实题材儿童剧创作的编剧薛梅。“田梦儿的故事是我从200个故事中寻找到的。”薛梅说,“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可以写、应该写的成长故事。舞台上不能全是童话,编剧应该敢于直面儿童成长的困惑。《田梦儿》中的人物来自现实生活,她的真实首先感动了我,她的感恩、善良和坚强贴近孩子们的生活。我有责任把她写出来同更多的观众分享”。

除了鲜明可感的人物形象,作者还把高尚的情感、昂扬的立意和宏大的主题寓于丰富多彩、激烈跌宕的矛盾冲突中,寓于好玩好看的游戏场面中,并上升为艺术审美的层次,让作品具有了思想性、娱乐性和艺术性。

《田梦儿》中除了爷爷外,没有一个成年人,是典型的用孩子们自己的视角与感受讲述成长经历的作品。全剧没有直白的说教,讲述的也不是大道理,它将梦想和纯真贯穿始终,用质朴的语言、生动的形象和流畅的叙事,传递真善美,构成了一首首生动有趣的儿童诗、一幅幅天真烂漫的儿童画。《田梦儿》艺术总监、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李朝润认为,作为“收养遗孤”、“耕读传家”这一似乎常见的题材,该剧没有囿于传统的表达方式,而是在农民进城、岁月变迁的时代大背景下,注重儿童新的心理描写,发掘人物新的精神内涵,让每个角色都符合当下的审美,让每个言行都具有现代的气息,让每个爱心所洋溢和散发的真情,都交织成生活美好的梦境。中国儿童戏剧研究会名誉会长李若君认为,在文艺作品一味追求娱乐化的今天,儿童剧应该保有自己的一块净土,应该多创作像《田梦儿》这样用真情呼唤真善美的作品。

比如“同桌”一场戏,作者描写了一群当代独生子女极度渴望友谊、渴望找到同桌的心情。同时又设计了主人公田梦儿初来乍到,同学们与她格格不入,故意疏远和排挤她的相关情节。田梦儿不得不孤零零面对所有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与她同桌。群体与个体,渴望与失落,狂欢与寂寞,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热烈的友情狂欢场面背后,却凸显出孤单的田梦儿对友情的渴望——这正是这场戏的思想性所在。

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明办主任杨志纯认为,《田梦儿》将美德少年感人事迹和可贵品质融入其中,用榜样的力量点燃未成年人对真善美的向往,不但引起了孩子的共鸣和感动,也给成人带来了回味和思考。无论是现实题材还是非现实题材的儿童剧,都应具有“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的功能,都应把正确价值观、民族精神、时代精神、道德规范、传统美德等有机融入其中,用艺术滋养青少年的精神家园,让孩子们在艺术审美中怡情养志、涵育文明。

在全剧高潮段落,当田梦儿和同学们用真挚的情感唤醒了爷爷模糊的记忆,同时揭晓了田梦儿是个弃婴的身世,祖孙相认,抱头痛哭。故事讲到这里,似乎就可以结束了,但剧情突然发生了反转。

正当田梦儿和同学们要爷爷忘了同样被收养、但考上大学就失去音讯的姐姐,忘了那个“白眼狼”的时候,爷爷却拿出了姐姐写回家的最后一封信。原来姐姐为了报答爷爷的爱,去贵州山区支教,去帮助更多的失学和留守儿童,却不幸在一次事故中为保护学生英勇牺牲了。

此刻,田梦儿之前对姐姐的怨恨和误解,化成了对姐姐深深的爱和无比的愧疚。姐姐把对爷爷永远也回报不完的爱,传递给了更多需要爱的人。田梦儿和同学们泪流满面,立志要继承姐姐的遗愿,把爷爷给予自己的爱,同样回报给更多需要爱的人,回报给社会,并要一起帮助爷爷回到家乡,实现重建家园的梦想。

刹那间,孩子们像变魔术一样,拿起自己制作的道具,假定性地演绎了一场爷爷期盼的中国梦:黑的瓦,白的墙,桃花红,菜花黄,还有琅琅读书声,伴着泥土香,天地人和顺,耕读万年长……这时,这出戏的思想性、娱乐性、艺术性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我这个老观众也被深深感动了。

《田梦儿》这部展现当代儿童风貌和时代精神的作品,一经演出就受到了观众们的强烈反响,这得益于江苏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和“童声里的中国”少儿艺术创研基地的精心策划和鼎力支持,再加上江苏金坛华罗庚艺术团精湛的演出。大家一起心怀儿童戏剧工作的责任和使命,才有了今天丰硕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