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军事题材的美术创作如何创新,第十三届全军美展评析

《回家》 方恩达 曾小红 作

图片 1

左图:《突破第一岛链》 周末 作 右图:《长征1936》 郭雪 作

张漾兮 我们的队伍来了 45.5×34.5cm 版画 1949年

左起:《大阅兵》 许仲敏 作、《酣声鼾声》 曹晓凌 作、《中国鲲行动》 张 蕊
作、《光辉岁月·从军的路上》 安秋菊 作

  在“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全国各地陆续开展了纪念建军90周年的美术主题展,展览很多,活动很丰富,这也为研究军事题材和军旅画家提供了一个好契机。7月27日,作为这次主题纪念活动的重头戏,“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暨第13届全军美术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研讨会也于同日上午在中国美术馆的学术报告厅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美术家和美术理论家共聚一堂,为我国军事题材美术作品创作的未来发展建言献策。军事题材的美术创作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据非常重要的篇章,诞生了很多经典的美术作品,形成了自己的美学特色。在新的时代发展背景下,它如何在继承良好传统的基础上,投以当代视角,探索新的语言表现形式,提高艺术格调,体现当代艺术家的家国情怀,成为会上专家研究和热议的重点。——编者

左起:《塔拉的守卫者》 黄梦媛 作、《整装待发》 房子剑 作、《青春》
马振江 作

  历史主题 当代视角

1957年7月30日,第一届全军美展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隆重开幕,而立之年的人民军队举全国之力,开启了新中国军事美术创作的新纪元。60年后,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暨第十三届全军美术作品展览翻开了军事美术与时俱进的时代新篇章,这是新形势下军事题材美术创作的一次集中展示,彰显出强军文化的特征和魅力,是向党的十九大和建军90周年献上的一份厚礼。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

用造型语言描绘人民军队90年来走过的辉煌历程,通过历史的描述和形象的创造来呈现人民军队不断发展壮大的精神图谱,熔铸军魂是这届展览鲜明而突出的主题。作品纵向观照了人民军队发展的关节点,既有宏大叙事又有微观描述。如《遵义会议》《1984年大阅兵》《巡堤》《出征》《踏雪边防》等作品,选取恢弘而壮阔的经典场景,再现了建军发展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领袖风采,洋溢着纪念性、史诗性的精神特质和理想光芒。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强军兴军的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重大理论观点、重大决策部署,为人民军队的建设指明了新的方向,也使部队的文艺发展事业得到了整个社会更广泛的关注。在这个大背景下,部队美术和军事主题美术创作有了新的方向,一方面继承良好传统,另一方面也在新形势新任务面前呈现出新的创作思想和艺术追求。基于这些年所知所见的军事题材美术创作,我觉得有两个特征值得做理论归纳。

强化军事美术的本质特征,弘扬高昂的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追求阳刚崇高的军旅美术主流,是这届展览的一个显著特征。如《强军组歌》《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等宣传画作品,在继承我军战争年代美术工作鲜明的战斗性、广泛的群众性基础上,结合现代的设计理念和数字化传播方式,最大限度地发挥了美术在当下军营环境和训练状态下的驱动力和感染力。如《青春之梦》《酣声鼾声》以抢险救灾一线的动人形象和险恶情节,反映了新一代士兵无怨无悔的奉献牺牲精神;《大国工程》《南海飞虹》以气壮山河的建设队伍和辽阔壮观的岛礁全景,反映了中国军队为维护南海和平与主权的决心和威力;《为天下安宁》《回家》以我军“蓝盔”的海外护卫行动,彰显出中国军队“爱和平、负责任”的大国风范。反映科技强军题材的作品是美展的又一个亮点,《圆梦》将画笔指涉高歌猛进的航天事业,《曙光》表现了中国海军迈入航母时代的突破性发展,《飞鲨》展现了舰载机威武出击的风采,《亮剑》用写意的笔调描绘出火箭兵枕戈待旦的壮阔境界……

  第一,历史叙事与当代视角。在20世纪以来的中国社会发展中,人民军队从诞生到发展壮大,鲜明地显现出一种新的力量和新的精神,大量军事主题的美术作品不仅反映了人民军队听党指挥、服务国家、奉献人民的业绩,同时也是在用艺术的形式把这种精神更多、更好地形象化,通过对人民军队发展历史的描述和军人形象的塑造,体现出20世纪以来中国文艺最具本质意义的精神指向。对历史的主题投以当代的视角,更多地体现当代美术家的关切和情怀,在这次展览中非常突出,许多作品既注重表达具体的历史事件,更注重营造生动的历史现场,刻画鲜活的人物形象,在宏大与细微两方面都形成延伸,从而产生强烈的视觉张力,这也是当代美术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

新世纪以来,军旅美术呈现出丰富繁荣的态势。站在新的起点上,军旅美术如何跨越高原攀上高峰,开启军事美术创作的壮丽征程,是我们必须深入思考和研究的课题。开放兼容的创作思路,使这届美展的作品展现出当代军事美术创作的学术高度及多样化的发展趋势。特邀军事主题的实验艺术亮相展厅是这届画展的一个“高光”,《大阅兵》通过声光电等科技手段,以当代装置艺术的形式展示了我军威武雄壮的队列方阵。《一枚勋章》以别样的思路,歌颂了为新中国解放事业作出贡献的先烈,材料所承载的丰富信息,使得作品具有意蕴深邃的时间性和历史感。

  第二,彰显主题与语言探索。毫无疑问,反映军事题材和军旅生活的创作,无论用何种形式,都是一种主题性创作。如何在主题创作中把语言的探索上升为一种文化的表述,使它不仅仅是为了与其他形式来角力,更重要的是在当代体现有中国特色的美术精神,在军事主题上形成一种全新的创造。展览中传统形式的水墨、油画等作品努力解决视觉认知的问题,探索了新的图像方式,同时不少美术家也思考语言和材料的开拓,出现了综合性、装置性、影像性等类型的作品,这不仅是开展一种材料的实验,更重要的是通过语言方式的探索,使主题得到更好表述,这些都值得做进一步研究和总结。

现实主义的当代表述使这届美展的作品在艺术气息上具有了充分的自信,探索出与现实语境相吻合的当代转换方式。《走出梁家河》用质朴真挚的油画语言,表现了习主席知青岁月的非凡经历,以送别的场景将“陕北高原是我的根”的情怀刻画得博大而温馨。《整装待发》的作者将自己从军的甘苦体验化为训练瞬间的一个寻常景致,在平静中揭示出不平凡的战场气息和精神气度。《雨润南沙》表现韵律浓郁,以“雨”抒“情”,朦胧美中蕴含着艰苦和奉献。

图片 2

注重艺术语言的个性化表达及各类艺术的均衡推进,使这届美展的整体水平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彰显出军事题材美术创作的社会吸引力和艺术感召力。如《训练日志》以写生的现场感增强画面的生动性,士兵形象的塑造与个性化的笔墨语言交相辉映;《南泥湾》以焦墨建构画面,整体效果洗练并颇具内在的张力;《渡江战役五前委》以写意雕塑的方式,大刀阔斧地以形取神,体现出人物器宇轩昂的性格特征和魅力。军事主题的架上插图、连环画近年来发展迅猛,佳作不断涌现,如《浴血抗倭》《白山黑水铁血精魂》等在展览中广受好评。

黎冰鸿 国境线民兵 64×44cm 油画

  中国美术的现代性

  以重大题材的创作为开端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我曾在这次军展作品评选现场发过一个“朋友圈”,得到很多好评,大家都觉得作品的气派很大,我想只有大国军队才能具备这种风范和气派。这次展览作品的整体质量非常高,反映出全国美术家对人民军队的热爱,出于这种热爱,才能画出这么高水平的作品。我认为中国美术的现代性和西方美术绝对不是同一涵义,中国美术的现代性是以重大题材的创作为开端的,而西方反之,看了这个展览我更加坚信了这一点。今天我们研讨的主题不仅是军旅题材创作的辉煌历史,更重要的是现在面临的任务,以及如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握军旅创作的基本规律,总结它的基本特质。我觉得这次展览在军旅题材和当代艺术融合方面做得非常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高科技可能会改变整个美术的创作形态,当然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军旅题材美术创作的形态。再有,建议中央美术学院等学校开设重大历史题材创作的相关课程,形成一个完备、成熟的教学体系,这将助力中国包括军事题材在内的若干重大题材美术创作的实力和高度。

图片 3

杨奇瑞 仇娃参军 71.5×71.5×53cm 雕塑 1999年

  升华艺术格调很重要

  ■刘曦林(美术理论家):

  军队就是一个国家的长城,部队题材美术创作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洪钟大吕。我们要有意识地梳理中国古代军事题材美术创作,这是对中华民族自己的军事题材传统的整理与研究;同时还要及时总结现代中国军事题材的一些成果,它们在中国美术史上都是非常重要的篇章。军事题材创作已经形成了一个体系、一个样式,形成了自己的美学特色。新中国的军事题材无疑是往精、深、细和经典的方向走了,这个经典是题材、内容的深度,也是历史真实表现的强度和精神表现的强度,以及它的构思方式。这个体系的美术如何进一步提高艺术格调,上世纪60年代末已经提出了这个课题。看完今天这个展览,看到了一批新人的成长,看到了强军之路上部队的生活细节和现代军人的状态,这一点生活气息仍然是有的。那么它们能不能成为永恒的史诗,是否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这个问题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淘洗。如何继续坚持现实主义文脉并升华它的艺术格调,这一点无疑是军事题材非常重要的一个创作原则。特别是军事题材创作的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之间的关系,包括人物形象塑造的深度,怎样用写实语言把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刻画出来,很值得我们进一步琢磨和研究。另外,军事题材美术史论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特别是总结出它的艺术特点、美学特色和艺术规律,这对指导部队美术创作的深入和提高,是一个重要的保证。

  (记者夏超根据研讨会发言整理,张晓凌、刘曦林部分未经本人审阅)